半裸、舌吻、被摸……年会之后,我辞职了
    2019年01月21日  分类 杂谈   阅读   博主 ge, lu

女生们趴在椅子上一字排开,

身后的男生贴着女生的腰,

用不可描述的肢体动作,

迫不及待地把两个人中间的气球挤爆。

台下的观众发出一阵阵叫好的声音。

这样的场景,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某个不入流的洗浴会所,

但其实这是某公司的年会。

没错,

就是那个每到年尾,

总结一下过去、展望一下未来,

给员工们打一剂强心剂的年!会!

说实话,

我们年会也玩过“挤气球”这个游戏。

不过是背靠背或者拥抱,

让大家学会合作的同时增进一下“同事爱”,

玩的倒也算愉快。

但这家公司无底线的操作,

恕我不能忍,

低俗的游戏成了年会的高潮,

台下的领导居然还频频点头:

今年年会办的很好,热闹,很有趣味性啊。

身为女性,

我特别能理解舞台上那些女孩的尴尬、无助,

和无可奈何。

她们不愿也不敢拍桌子走人,

迫在眉睫的房租、给爸妈买礼物的年终奖、年后的晋升机会,

还有裸辞后难找的工作。

下台后也无法发火,他们自有一套说辞:

今天年会,大家开心一下而已。

别太较真,大家还要一起工作!

如果是我遇上这样的领导或同事,

我想,

我一定会把桌子上的老鳖汤浇在他头上。

然后潇洒地转身辞职。

因为我不知道一个公司要多无耻,

年会才能这么恶心。

年会,

是大多数公司的叫法,

福建或者广东也叫尾牙。

只是有些公司的年会让人恍若来到“天上人间”。

各种爆乳女模特、AV女优轮番上阵,

有时连自己公司的女同事也不放过,

还美名其曰“送福利”。

全场还有节奏的鼓掌,啪啪啪啪...啪...啪...

每年的这个时候,

各路牛鬼蛇神现形、乱象层出不穷,

就连一些大公司也是这种“丑闻”的常客。

互联网公司是重灾区。

去年风波不断的刘强东的京东,

公司年会的画风是这样子的:

内衣表演也不是不行,

美国一场20分钟的“维密秀”全球几亿人观看,

但是玫红色的小褶边、黑色透视薄纱,

这种艳俗审美似乎与时装艺术沾不上边。

因为互联网公司的工作主力是“程序猿”,

为了给男同事们造福利,

总会邀请一些“性感女神”来带动气氛,

只不过场面逐渐就色情了起来......

男同事无处安放的目光和手掌

和“硬盘女神”波多野结衣共舞的男同事,

一脸陶醉,

只是他油腻的丑恶嘴脸,

让人感到心理不适。

看到此处,心中一寒。

赫赫有名的大公司尚且如此,

那些不知名的小公司呢,

没有舆论压力、没有道德指责,

是否会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山东滕州某公司年会上,

一名男高管抱起反串演员后重重摔在台上,

还高兴地鼓掌,全场也拍手叫好。

事后得知,

该反串演员趴在台上三分钟都起不来,

被摔成骨折。

看,我是堂堂男子汉、企业高管,

你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

卖笑为生,我抱你、摔你,是看得起你。

那种骄傲的神情,让人遍体生寒。

这些把女性当做消遣物品的年会策划人,

包括参与者、以及台下叫好助威的人,

平时正襟危坐的形象,

终于在年会这疯狂的一天得到了解放。

他们欢呼着、狂舞着,

释放着心中的“猛兽”,

同时也让员工们看清了自家公司的本来面目。

可惜,

是否参加这样的年会,

决定权并不在我们手中。

在知乎上看到一个段子,不由得苦笑两声:

如果你发现男朋友在淘宝上,

搜胸罩、假发、彩妆...

不要慌张,他不是出轨了,

多半是他们公司要开年会了。

越来越恶俗的年会最直观的感受,

就是让那些码农、设计师们,

都开始丢下面子、抛却底线,

跳艳舞、脱底裤。

要知道,

平时穿格子衬衣都分不清谁是谁的IT男们,

在台上做这种表演,

不仅辣了我们的眼,也辣了他们的心。

难怪一位程序猿朋友这样诉苦:

程序员群体是一个喜欢自嘲的群体,

但是不是色情狂啊。

这么搞下去,

 “宅男 + 没对象 + 色情狂”的形象

很快就深入人心了。

同在一个战壕里工作,

却根本不尊重女程序员,

这个行当迟早找不到女程序员,

而男程序员在社会上的形象,

迟早变成色情狂,

进而越发地找不到对象。

这他娘的是正反馈啊。

这样的疾呼根本不是耸人听闻,

因为,年会上的猥琐内容已经愈发普遍。

最重要的是,你还无法拒绝。

总会有人不顾你的意愿,

强拉着你的双手,给你送上一枚热吻,

只是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你当众出柜。

接下来一年你的“英雄事迹”会传遍朋友圈,

直到下一次年会上的“替罪羊”出现。

这才是恶俗年会最恶心的,

才不管你愿不愿意。

你拒绝,他们会说“别放不开嘛”,

你越挣扎,他们就会越兴奋,

然后在一片哄笑声中,

你也成了恶俗游戏的一个参与者。

在中国,

年会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十八线城市的“庙会”,

与中国式婚礼上的“婚闹”,

一起跻身为最让年轻人闻风丧胆的重大活动。

原本是一年的总结,

是一场由公司组织的盛大节日,

为新一年度的工作奏响序曲的年会。

如今,早已经变了味。

这些打着“玩一下别放不开”幌子的年会,

日益成为年轻人无法承受之重。

甚至有人一听到年会两个字,

就有辞职的冲动。

越来越低俗的年会节目和游戏,

其实背后隐藏着一些人的“小心思”,

难道在舞台上安排“口活”,

参与的人不知道什么用意吗?

久经沙场的他们简直不要太明白,

可这么做也许是为了烘托气氛,

为了让同事们找点乐子。

却唯独没有学会尊重别人。

南昌某公司年会现场

多名业绩不达标的员工

在舞台上跪着互扇巴掌

郑州某地产公司年会现场

主持人拿着大把的钞票撒向观众席

现场一片混乱

 

天上掉钞票当然好,

可是在漫天飞舞的钞票和跪地捡钱的员工中,

缺少了一种叫尊重的东西。

不尊重自己员工的公司,

也换不来员工的尊重。

这样低俗的、强迫的、以员工为乐子的年会,

简直是一年一度的噩梦,

我们不光被迫做着平常避之不及的事情,

还要把尊严狠狠地扔在地上、任人踩上两脚,

才叫过了一个热闹的年会。

最过分的是这些叫嚣着,

“过年了,玩一下怎么了”的年会,

大搞常人难以忍受的低俗内容,

这已经不仅仅是我们愿不愿意,

简直就是游走在道德的边缘,

疯狂的试探。

就像是婚礼闹洞房、葬礼脱衣舞一样,

“年会”已经逐渐失去了它的意义,

所有人都在名为“热闹”的掩护下,

变得逐渐疯狂,

释放出了人性之恶。

包贝尔婚礼上

柳岩成为婚闹的受害者

而这种“恶”带来的破坏力是难以想象的。

那些迫于年会环境压力,

有苦难言的年轻人,

正是被这样低俗年会折磨的一群人,

他们被强迫着做出自己都难以理解的行为,

甚至留下一个不能愈合的伤口。

伤害,

可能就是低俗的开瓶盖、挤气球带来的。

生而为人,为何不能善良一点。

我不是反对年会,

而是反对这些打着年会旗号,

玩低俗游戏的老板和同事。

以“性”为乐趣,

以强迫为乐趣,

以看笑话为乐趣,

让本就是职场弱势群体的女性,

在年会上受尽贬低与侮辱。

毕竟,我们参加的是年会,不是夜总会!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