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级崩盘!3亿存款遭冻结引爆的债务危机,上级也兜不住的坍塌

“比什么都别和中信国安比有钱,恒大再有钱也只是我们的冰山一角”该集团副董事长罗宁曾如此豪言。不过,如今的中信国安集团,却连利息都还不起,部分资产也遭遇冻结。自2019年以来,超过2000亿总市值的中信国安的债务危机就开始显露,在资产冻结,评级遭下调,债券价格一度腰斩的背后,中信国安集团又有什么隐情吗?

中信国安的危机愈演愈烈,现在已难以收场。

 

时代周报获得的一份名为《关于恳请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协调解决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重组过程中有关问题的函》的文件显示,中信国安已启动资产重组工作,且中信集团正就旗下中信国安集团(以下简称“中信国安”,非指向000839)流动性风险向中国银保监会请求协助。

为此,这封信函由中信集团向中国银保监会发出,大意是请求银保监会出面,稳定及协调相关债权人。也就是说,中信集团希望银保监会出面挡一挡前来追债的银行机构。

 

这无疑代表着中信国安已半公开承认了资金危机,并且这一危机已经大到自己无法解决,需要求助银保监会。

 

中信国安还有喘息时间吗?

 

末路

 

这封函件挑明了压在中信国安肩上的数座大山。

 

中信国安完成混改以来,集团旗下多条业务线开展得并不顺利,资金问题一直存在。从2018年7月中旬至今,社交媒体上关于中信国安在各地项目拖欠工资的维权呼声从未断过。这率先将中信国安的资金危机暴露在大众眼前。

 

但中信国安资金状况究竟如何,严重到什么程度,外界鲜有人知。如今,这封“求助信”将中信国安内部的窟窿清楚地暴露出来。

 

这意味着,中信国安危机已超出其自身能够解决的范围,上升至中信集团层面,甚至到达需要监管部门出面协助的地步。

 

中信国安离末路还有多远?在笔者拿到的这份函件中,中信集团向银保监会说明了情况。

 

截止2019年1月底,中信国安整体有息负债1558亿元,其中,银行借款824亿,保险公司借款余额125亿,此外包括债权、证券公司、信托公司、其他公司在内,皆有数十亿至百亿不等的债务。

 

由此来看,中信国安几乎将所有借款渠道借了个遍。

债额高企的同时,中信国安的资产却并没好看到哪里去。截至2018年底,中信国安总资产2023亿,资产负债率78%。资产负债越高,说明企业通过借债筹资的资产越多,风险越大。

//
25亿元债权投资计划违约,多家机构踩雷
//

比什么也别和中信国安比有钱,这句豪言似乎要变成了中信国安的黄粱一梦。近日,中信国安被爆出25亿债券违约,中信国安无力偿还利息。而此项目,也导致多家金融机构踩雷。

 

此次爆出的25亿债权违约,其全称为“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不动产债权投资计划”。资料显示,该计划始于2015年,融资金额25亿元,融资期限5年,按季度付息。由人保投控发行,债项评级AAA,由北京银行为项目本金和利息提供担保。

 

然而中信国安集团却未能如期偿还2019年一季度利息,构成违约。而北京银行作为担保方,3月15日,其已依据保函条款约定,履行了担保责任,为中信国安垫付了约3945.4万元的利息。

 

然而,由于该项目担保条款的特殊性,若中信国安于首个付息日起六个月内仍未支付投资资金利息,则该债权投资计划将提前到期,到期日为 2019年9月3日。

 

这就意味着,若中信国安集团还是拿不出这笔钱,25亿的债券将提前到期,而北京银行则成为最大的背锅侠,要承担25亿的本金和利息。

 

公开资料显示,除了北京银行受到牵连,多家金融机构也不能幸免于难。“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不动产债权投资计划”是由人保投控发行的产品,当时对该债券的评级为AAA,2015年,人保财险和中荷人寿分别以2亿元和1.2亿元投资该计划。随后,在2016年,光大永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光大永明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也均参与了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的融资。

 

而此次25亿的债券违约,也只是中信国安债务危机的冰山一角。早在今年1月份,中信国安就因资金纠纷、债券交易额大跌等原因被联合资信列入下调信用等级的观察名单。

 

//
股东由3亿存款遭冻结引爆的债务危机
//

 

最令人担忧的是,中信国安的造血能力远不如其融资能力。

故而,2019年以来,中信国安的债务问题便开始集中爆发。数据显示,仅发起诉前财产保全的维权案就有四起,涉及债务总额超百亿元。而这一切的导火索则或是2018年中信国安集团3亿存款遭冻结。

 

2018年12月底,中关村银行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冻结国安集团银行存款逾3亿元。据了解,此次纠纷并未涉及贷款的逾期和违约。中信国安方面则将原因归结于双方沟通过程中的态度问题,以至事情闹大。而这却被市场当成了一个信号。

 

由于中信国安集团对外发行了多笔规模不小的公司债券,其旗下多个债券产品的成交额呈现断崖式下跌。其中,2019年末到期的16中信国安MTN002最新成交价格较前一日估值暴跌28.85%;2020年末到期的15中信国安MTN004更是暴跌46.19%,几近腰斩。

 

坏消息接踵而至,2019年1月11日,联合资信将中信国安列入负面观察名单。而中信国安的资金紧张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资料显示,中信国安将持有的中信国安、白银有色、中葡股份三家A股上市公司股份进行了近乎清仓式的质押。中信国安4月12日公告显示,中信国安集团持有中信国安14.28亿股,其中14.19亿股已被质押。作为中葡股份的第一大股东,中信国安也将9成中葡股份进行了股权质押。另外,国安集团以32.27%的持股比例为白银有色的第一大股东,这些股份也近乎是100%质押。

 

2019年1月2日,迫于资金压力,中信国安将剩余的一亿股江苏有线股权质押给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而早在2017年底,中信国安曾试图用江苏有线股票作为标的发行不超过20亿元的公司债券,然而一直未能如愿。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深陷与金融机构的债务纠纷,中信国安所持有的白银有色和中葡股份股权也被轮番冻结。

 

来源:搞债的雷猴

 

2019年2月28日,国安集团持有的22.5亿股白银有色限售流通股也因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魏公村支行与国安集团及其子公司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被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而此次22.5亿股也是中信国安的100%持股。

 

2019年3月7日,因与华鑫信托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国安集团持有的3.46亿股中葡股份股权也被轮候冻结。同时,中葡股份还面临退市风险。

 

由于资金问题,中信国安集团原定的增持中信国安计划,则一拖再拖。

 

资料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为了减缓如今的债务压力,2019年4月12日,中信国安通过集合竞价方式完成了对湖北广电进行了清仓式减持,实现套现约3300万元。

没钱

高债务一般伴随着高杠杆,中信国安在经历了5年混改以来,也经历了高速扩张之路。

 

混改之后,中信国安集团形成了集金融、信息网络、旅游、资源能源、大消费、文化、城市运营、健康养老、海外业务等九大产业为一体的产业布局,控股了多家上市公司。2018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其总资产达到 2215.13亿元,相比于混改前2013年400多亿元的资产规模,五年间中信国安可谓是爆发式增长。

然而,营业收入的大增与中信国安业务增长完全没有关系。2018年,中信国安以21.72亿元转让中信国安盟固利动力科技有限公司31.80%股权。中信国安也在年报里确认,正是这笔钱,让其净利猛然大增。这意味着,除去这笔股权转让的收益,中信国安2018年的净利几乎为零。

 

也就是说,增加杠杆并没有为中信国安带来相应的利润,在借款1500多亿后,中信国安的盈利状况依旧不乐观。

 

在当前状况下,中信国安已经很难通过现有业务赚到钱。因其价值300亿元的核心项目“国安府”房地产项目,正面临无法销售的局面。

曾是稀缺住宅的“国安府”项目,如今面临流产

2010年,中信国安从信达投资、信达北京分公司手中接收地块,并着手开发北京核心区域内的稀缺高档住宅“国安府”。之后,经历了长达七年的艰难拆迁,中信国安在“国安府”项目投入高达200亿元资金。

 

不过,由于地块转让环节存在诸多问题,2017年4月5日,中信国安被法院判处返还该地块的土地权益。中信国安的“国安府”项目至此面临流产。

 

200亿投资打了水漂,300亿预期销售款烟消云散,143户购房者无房可住。留给中信国安的,则是一个巨大的投资“黑洞”。

 

中信国安内部人士表示,土地返还了,基于土地的投资、土地上的房产、配套以及购房的业主,该怎么办?这个判决书都没有交代,意味着这一个判决将会带来几百起官司。

 

目前中信国安正与债权机构协商再融资,并且推进债券发行,也就是借新还旧。当评级下调,这些打算都将化作泡影。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恐惧,中信国安不希望自己还不起债的问题被公之于众。因此,中信国安请求银保监会统筹协调,避免债权人在重组过程中采取抽带断贷、起诉查封、强行平仓之类的措施。

 

在这种情况下,中信国安是否能顺利完成资产重组,充满了变数。这也是中信集团向银保监会的求援信中提到的困难。

 

中信国安这艘千亿巨轮,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其融资空间已经大受掣肘。

 

卖资产、找上级

 

重重资金压力下,中信国安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筹集资金,包括卸掉包袱。

 

3月21日,中信信息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其股东从中信国安有限公司变更为中信数字媒体网络有限公司,此公司为中信集团旗下公司。

中信国安此前一份发行文件披露,2018年1-3月,中信信息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0万元,营业利润-665.75万元,净利润-665.75万元。中信国安此举无疑是在甩掉这一包袱。

截至2019年4月12日,中信国安清仓所持有的湖北广电股票。据日前公告披露,中信国安集团此次减持均价为每股9.09元,即套现约3300万元。

此外,中信国安已开始变卖青海盐湖项目、三亚椰林滩酒店、海南万宁地产项目、京龙大厦等资产,为缓解债务危机筹措资金。

 

发新债还旧账也在进行中。但最终买单的,或许还是中信集团。2018年9月,中信集团向中信国安提供35亿委托贷款作为紧急流动性支持。2019年1月,中信集团再向中信国安提供2.5亿委托贷款,专项用于中信国安拖欠外来务工人员工资。

 

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也佐证了中信国安资金危机的严重程度。

 

中信国安旗下有一家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是内地成立最早的一家职业俱乐部。2011年年初,北京国安队在接受采访时称,“比什么都别和中信国安比有钱,恒大再有钱也只是我们的冰山一角。”

 

回头再看,中信国安的好日子似乎就在昨天,但坍塌也只在一夜之间。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