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游《白云观》巧合中国道教两大盛事

20170511      3 白云观对面的道商街 4 白云观街东头 找张天师的白厢车1 白云观西侧 中国道教协会 2 中国道协60周年1 白云观牌楼 2 牌楼内东侧入口 5 IMG_2472 5山门内东厢 道家书屋1 白云观西北角的道医馆 2 白云观道医馆的道医4 白云观的赠香 5 白云观门票10元 6 白云观赠书 老子道德经释义 7 白云观赠书 中华道学百问  

北京的道教名刹《白云观》,就在市内,交通方便;白云观庙会是北京几大庙会之一,许多人都去过;但我居京几十年,不卖票时多次路过也没进去过;前不久又路过,开口一定要去看看了,于是今天一早奔它而去——到那一看,碰上今年正是“中国道教协会”成立六十周年,又巧合今天“国际道教论坛”开幕——真不知是我的那根神经,跟道教在这天搭上了!

公交天热不开空调也不让开窗

乘上123路公交,在蓟门桥换94路,到月坛北站换上特19路快到9时了,气温虽还未到预报的31度,但车厢里也很热。公车没开空调,大概因未到规定时间。于是我随手打开了车窗,但还没享受两分钟,车上的“安全员”(北京公交车,虽取消了售票员,但增加了安全员)就过来要我关上窗户!我一时不解何意,就问为什么?只听他答:因为要开“一带一路论坛”,不让开窗户!……这叫什么道理啊?周围乘客不禁嘀咕:草木皆兵!

不得不承认,这也是我们的特色!上面说一句,下边拍马屁的会跟着吼十句;宁左勿右,左比右保险!上边一分力,下边会十斤重!所以政策到下边,往往会走样!

不过回程时一看,几路公车像碰上了“不讲理”的乘客,都窗户大开!

《白云观》前成了“道商街”

过了白云路十字路口,正好到了《白云观》路对面,一路东去眼看北边已然叫做“白云观街”,成了豪华街道;路南并非小摊儿,全是高门大户,仔细一认都与《白云观》或道教有关,如:“道医养生研究院”、“算不对,不收费。周易起名,阴阳风水”、“正宗周易,预测人生”、“福道缘”……走到街东头,停着辆白色厢车,车上也写着“八字风水,医院治不好找张天师、祖传秘方”……

想起初识张天师,是大约1959年上初一时看过《南昌晚报》或《江西晚报》?上面连载过红军镇压龙虎山的“张天师”及攻打“天师府”的革命故事。

《中国道教协会》、《中国道教学院》道教的最高地位

在路对面北望,看到了《中国道教协会》!原来中国道教的最高官方,就在“白云观”的西侧!于是未进“白云观”先去看看它,走进敞开的大门,啊!原来2017年还是“中国道协成立六十周年”,庆祝盛会在四月里刚刚开过,庆幸自己真是来对了!突然听到“不许进去!”,从背后赶来了门口的保安:“不让参观!这里是办公的地方,”。斗起胆来反问“协会不是会员之家吗?怎么不让进呢?” 只得怏怏地退出,本也只想索点资料。

在山门外细看,在“白云观”东侧与“中道协会”相对,还有《中国道教学院》,一起突显了“白云观”在中国道教的最高地位。

  从“白云观”看道教与佛教的同与不同

山门外看过“照壁”与“牌楼”,进山门又一路看过“窝风桥”及记不太清的六重院落殿堂,还有“白云观历史文化展览”……整个体量恢宏,有些边角与后花园还在建设,看得出像许多地方一样,是在“落实政策”或“大力支持”下恢复扩大新建了。

正逢淡季,游人与香客廖廖,所见除道教教职人员的打扮服装,其余一切似与佛教寺庙雷同……观察两者的同与不同,感觉有如下几点:

一、是教理与经典的不同,佛教教理外来、显见经典之多。道教宣教,无非周易与道德经,理论的力量相形不足。

国人的信仰与思想来源,为什么多是外来呢?为何外来的和尚总是好念经呢?连本土的儒或孔,至今也成不了教呢?

二、由上而来,也显见佛教神之多?道教相形进入殿堂膜拜的神灵,少多了。随之而来的信徒数量,两者也明显相差多了。

三、惟有“道医”,恐怕是道教宣扬自己本土接“地气”最重要的标志。“白云观”里就有个“道医馆”,是个四方小院,我见看病者不上十人,但为一般佛寺所没有。只不过这“道医”在外界没听说,名气还很小。其实只要有一门绝招,名气马上就传开了。

白云观的门票与免费取香取书

此游白云观,门票不分男女老少一律10元,持北京市老年证即65岁以上者也一样。买票是拿到张电子卡,进门时吞进去取不出;所以您若想纸质票留念,得向收票员要,不问他不说:旁边有纸质票可自取。同样,入口进去也有免费香可自取。(观内还有商品香出售)

再同样,在三重殿里西厢廊下,一桌上摆着些免费书可自取,同样既无人告知也无标志说明。笔者因知道各大寺院或旅游点一般会有宣传资料免费散发,所以特别打听才找到的。

白云观的免费赠书有《老子道德经释义》、《中华道学百问》、《太上感应篇》、《太上感应篇空白格抄写本》;虽只几种,但好在都是白云观的自印出版物,印有《白云观》的太极标识,比许多地方所散发的,有其特殊性。

一览白云观,我没烧香拜神,大约花了一小时;看到不多的香客中,有一梳道士发型的外国胖汉,由几个中国妇女陪伴着进香——这也是在佛教寺院里少见的;他们光烧香磕头,所以虽比我晚进观,却差不多一同出来在公交车站又碰上了。(20170512)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