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

这头小猪按人的命运来排的话,可能比我们好,但也不尽然,我们和小猪相同之处是都离乡背景,都思亲想娘,不同的是我们还能有回城探亲的日子。

 

“猪哪里知道我们是受教育来的。它也就是头受教育者的猪,也只能挂靠个农村集体户口而已。”

看到老乡们都养猪,我们也动了心思。由老沙出面与队里联系从河西村抓回一头刚出满月的小猪,给我们知青小组送来,年终生产队再从我们头上扣钱。

小猪仔看起来还不错,一尺来长,披一身黑缎子,一对黑眼珠亮亮的,小尾巴往后卷一个小卷,一看就是一头纯种的后山本地猪。到了新地方显的很恐惧,尖叫声不停口,四处乱跑,为了防止丢失,就把这头小猪放在藏柴禾的疙蛋里,又买了猪食槽子。对于我们这些下乡前只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学生来说,觉得十分惊异和好奇。

小猪不吃不喝的叫唤了一天以后,饥饿感战胜了对猪妈妈的思念,终于开始吃食了。一

管做饭的李广裕把食槽子搬到院子,放入白面并用热水冲成糊糊,小猪仔偷偷的跑出来,見四下无人,试探性的连拱两口,抬头看看没有危险又低头再喝两口,就如同小偷进了大宅子。我们偶然从屋内出来会把猪仔子吓得直窜。到底是猪的适应性强,先适应了李广裕。猪吃食的时侯,广裕一会添点食一会又蹲下来摸,只要是广裕一喊噜噜噜,猪就会跑到他身边。由适应李广裕也慢慢适应了大家。就象我们慢慢适应了这个农村一样。

巨龙太知青点在村子的东面,紧挨供销社和大黑河人民公社。南面是公社和供销社的家属房,西边是村民的住房,位置居高临下,西望村西头是平坦的一片水浇地,在干旱少雨的四子王旗是少有的良田。

这头小猪按人的命运来排的话,可能比我们好,但也不尽然,我们和小猪相同之处是都离乡背景,都思亲想娘,不同的是我们还能回城探亲的日子。在猪界中它的命就很优秀了,它和我们吃一样的白面、山药蛋,别的猪哪行啊。怪不得我们这头猪仔见到别的小猪进到知青院子它先嚷嚷,也绝对不让别的猪碰它的食槽,它也自视门第高贵吧。猪哪里知道我们是受教育来的。它也就是头受教育者的猪,也只能挂靠个农村集体户口而已。

“经兽医给我们介绍这头猪原来是个小母猪,我们白白叫了它小猪仔。”

图片来源:《洛阳晚报》

每天收工回来逗猪就成了乐趣。我们十一个知青在院子里端着碗拿着筷子,吃一口馒头就一块烩土豆,吃着虽然不香,但比山西河北的老插生活要强多了。小猪也在食槽里左拱右翻,长长的猪拱鼻红扑扑粉淡淡,一哼一啍,哼着没完,有时用力过大,失去重心,猪自己都被翻倒,挣扎着四蹄,猛然翻身站起来,抖抖头,煽煽小耳朵,又啍哼叽叽地拱食槽。有时它也回头望望大家,不知谁扔给它一块山药蛋,这个猪闻到了香味,一口叼住,抬起脖子嚥下去,又不住地冲大家点头,我们你一块我一块地拿山药蛋喂猪。看来山药蛋里确实有油,比白面糊糊香。从此,一吃饭小猪围着我们转。

哪知我们不会节约用油,油吃完了是没地方买,生产队也无富余。我们吃烩山药蛋就改为盐水煮土豆。小猪也就再也不随着我们要土豆吃了。但是,我们依然咬着牙吃饭,那时,一闻土豆味就想吐。人有一个信念,不能倒下,所以坚持吃饭,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饿的慌。那时科学知识贫乏,真不知土豆营养价值这么高,真亏待了山药蛋。

没隔多长时间小猪仔就迎来第一个考验:劁。

那天上午从什丙地村请来一个土兽医,年纪有三十来岁,手里拿着一个三寸长八分宽的小竹片,站在院中间不动,两眼用余光注视小猪仔,突然,他一个箭步射出,弯下身子,左手抓住猪仔后腿,手腕向下一转,小猪就头向下栽,只剩下尖叫的份了。右手把竹片顺手旋转,变握为伸,说时迟,那时快,直向猪仔下腹插去,化竹为刀,轻轻一转向外挑出一小串粉嘟嘟的东西,小猪仔己尖嚎着被放掉,尖利的叫声撕心裂肺,藏入草垛再也不敢出来了。

兽医手法干净利索令人刮目相看。经兽医给我们介绍这头猪原来是个小母猪,我们白白叫了它小猪仔。

 

“我们的猪就是高智商的猪,这样的猪多养一批,足可以致富当地。”

随着劳动强度越来越大,我们也没心思照看猪。随着大家轮流做饭,做饭的人也想不起喂猪,猪也只好自己想办法。不管那里有吃的由它去了。隔了一段时间,远远就能看出一身的毛向下耷拉着,无一点亮光。白天院子里很少看见它,只有黑夜里才会在疙蛋里睡觉,只有这时它的呼吸声才能夠提醒我们知青还养了一头猪。我们不断看见我们的猪公主在吃屎的事实。

以后就不断有恶耗传来。 麦子灌浆饱满后正是满口清香之时,抽一颗麦穗放在手心里两手合掌,上下一揉一搓,扑鼻清香溢出掌心,满鼻孔满肺都神清气爽。吃到嘴里慢慢的细细咀嚼,一股甘甜之气涌来,人这么美好的感觉恐怕猪也与人相同。隔不了几天生产队长就找我们,说我们的猪拱了麦地,一定要把猪管好,要是有下次就扣知青的工分。队长也就是表示一下队长的权威,集体的事他那能得罪人。要不然就在大会上宣布附近地里都下了农药管好各家的鸡猪,否则药死畜牲概不负责。说归说,也就是咋虎一下罢了,生产队那有闲钱买农药祸害农民的鸡。他说的猪只有知青的猪乱跑,它肚子饿的实在熬不住呵。

猪到底吃不吃青麦穗,这个问题我现在也没搞清楚,老乡们说不吃,那么我们的猪为什么跑入麦地呢?现在突然脑洞大开,明白了:猪是到麦地找野菜吃,误拱了麦地,如果我们的猪只拱野菜不弄倒麦子,猪就是做好事善事。以后就不用人锄地了,我们的猪就是高智商的猪,这样的猪多养一批,足可以致富当地。

“经过这二年的广阔天地的锻炼,真正明白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滋味不好受,农民真是不容易,现在谁要是欺负农民,我们自然会挺身而出的。”

到了土豆长大的时候 麻烦可就大啦。

我们知青的猪也老大不小了|,虽然饥一顿饱一顿的毕竟也在吃也在长,身体细瘦硕长,尾巴短、鬃毛长。渾身长满精肉,四条腿显得比一般猪都长,特别善于跑动,用今天的眼光看,真是原生态的绿色环保猪。

巨龙太村南离村子很近的地方有一片梁地,其实就是沙地,分给了部分社员作为自留地。这片地种别的不行,种山药的确是很捧,长出的山药又沙又面,特别适合烩菜吃,这样的地要被糟蹋了人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而偏偏被我们的猪相中了,三番五次的造访,第一次拱了十几棵,第二次拱了二十几棵,第三次拱了三十几棵。

那个年代,在队里集体种的土豆长成还没收获时,有人偷偷用手刨走几棵土豆后再用土掩平,并称之为"骟蛋"。想不到我们的猪不师自通学会骟蛋却不会掩盖现场痕迹,弄得地里一片狼籍。

人家一忍再忍终于忍不住了,告到了队里。队里也无可奈何地决定,由知青赔偿老乡的损失,一棵山药赔一个工。确实由记工员拨给受损的农户七十多个工,但我们知青谁的工分也没少,也算是对我们的照顾了。我们也有深深歉意。经过这二年的广阔天地的锻炼,真正明白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滋味不好受,农民真是不容易,现在谁要是欺负农民,我们自然会挺身而出的。

我们每天晚上用馒头白面把猪诱到厨房里,把门锁上。

好不容易挨到上冻的时候,决定杀猪。

好不容易才找到杀猪的宋师傅。他四十多岁,满脸络腮胡子,脸上满是皺纹,面色红里透黑,身穿一身白査子皮衣皮裤,典型的后山汉子。他右手拿一把尺余长的匕首,左手的手指一会伸一会握,双叉腿站在院子中央。看来他已进入临战状态。

等到我们六个男知青按住狂呼乱叫的猪,宋师傅缓缓走过来,右手臂慢慢的上扬,匕首尖已经瞄准了猪脖子,五个女知青有的低下头、有的眯住眼、有的转回身子,我突然心有所思,望着躺在地上的猪,心中着实不忍,站起身来,话从口出:

乡舍餐烟,毕直不晃。送汝起程,莫要悲伤。天有九层,层层蓝绽。各层仙女,举箸迎香。屋檐冰凌,暗自流觞。满月离娘,即受元伤。又遭宫刑,爱情无望。偶遇心仪,只受肤痒。饥肠辘辘,麦田解荒。食无觅处,寻厕啃墙。上坡奔窜,土豆充肠。呜乎哀哉,遍体璘伤

猪有龙象,上祖尊昂。此生遭罪,下世补偿。转生投胎,直入龙档。切切殷记,至嘱至诚。

“”   宋师傅,上。”

作者卢春生,曾经在内蒙古四子王旗大黑河公社插队。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