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前两天朋友圈疯传大大四人组合老照片的故事
    2017年10月30日  分类 文史   阅读   博主 小仙

曹谷溪:关于一张照片的回忆


 (1973年上山下乡时期,习近平(左二)在陜西延川县。新华社)

 

2013年1月3日,中国驻卢旺达大使舒展,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说,他在《新华网》上看到一张习近平1973年在延川插队期间的合影照片,要我辩认另外三个人是谁。

舒展1969年1月从北京到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插队,与习近平插队的梁家河村地界相连。他曾是县革委会通讯组“农村通讯员学习班”的学员,在通讯组学习半年之久。那时,我是通讯组组长,于是我们成了朋友。

舒展的询问,才使我在《新华网》上找到了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四个人,我一眼便认出,中间的两个是习近平和陶海粟。左右两个人非常面熟,但一时想不起名字。

陶海粟也是北京来延川插队的知青,他是清华附中的高才生(高中)。1973年他已成为共青团延川县委书记。他对习近平非常关心。他抽调习近平为“路线教育工作队”队员,进驻冯家坪公社赵家河村。陶任队长,习为队员,陶是挂名,习是长驻。

陶海粟给我说过,有一回他去赵家河,见习近平正翻修一个旧厕所,陶说:“这活太脏,你干不了。”习说:“这个厕所年久失修。”据笔者考证,习近平在这个村修了第一个男女分开的厕所。
据我所知,习近平在延川插队时,还创造了一个更重要的第一。1975年9月20日,《延安报》(当时为《延安通讯》)整版发表了我撰写的长篇通讯“取火记” 。时任梁家河村大队党支部书记的习近平,在梁家河点燃陕西的第一个沼气池。一场始未及的沼气革命,在延川全县蓬勃展开,陕西省在这个县召开了全省沼气工作现场会。

2013年1月6日,我接通了陶海粟在美国的电话。他说,舒展说的这张照片,是他珍藏多年的一张照片。他曾用这张合影制作成生日卡,送给了习近平。

据陶海粟回忆,这张照片是1973年在延川县革委会二排的那道矮墙前拍的。左一是雷平生,现为北京协和医院药物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导师;右一是雷榕生,现为国家行政学院信息技术部副主任,他俩是亲兄弟,是前总参作战部长雷英夫的儿子,他们和习近平都是八一学校的同学,在梁家河插队时同住一个窑洞。那年,三人一块进城办事,留下了这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谁拍的呢?

陶海粟说,我记得是谷溪拍的,还是原革委会通讯组干事石焕南拍的?现在记不准了。

询问石焕南,他说:“1973年9月我已离开延川,那张照片我没有印象,我想是谷溪拍的。”

经大家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2012年12月26日,《新华网》上发表的这张“习近平在延川”的照片,确实是我在40年前的摄影作品。那是我用延川县革命委员会仅有的那台价值180元的“上海牌”相机拍摄的。原照片为6×6cm的小方块,是我亲自剪裁,扩印后送给了陶海粟。

 

图为1974年8月16日,延川县委在第8期《延川情况》上,通报表彰了习近平和他所领导的梁家河大队党支部(局部内容)。

图为习近平去插队时,母亲齐心给他做的针线包,上面绣着“娘的心”三个字。

图为1975年,共青团延川县委9号文件,号召团员们在大办沼气运动中以习近平为学习榜样,争当先锋(局部内容)。

图为1974年12月,延川县召开第四次团代会。习近平(后排右四)与文安驿公社参加团代会的全体代表合影留念。

图为1975年6月,习近平和延川县北京知青雷榕生(前排左一)、雷平生(前排右一)、文安驿公社干部杨世忠(后排右)、刘明升(后排左)合影。

图为1975年8月,习近平和延川县北京知青雷榕生,同劳动英雄杨步浩(中)在延安王家坪合影。

图为1975年8月,习近平和延川县北京知青雷榕生在延安宝塔山。

图为1975年,时任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习近平(后排右三)和北京及本地知青20余人,出席延安地区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农业学大寨先进代表大会。习近平被评为先进个人并受到表彰。

图为1975年10月,习近平离开梁家河去清华大学上学,10多位村民一直送他到延川县城。这是他们在县城的合影。1993年9月,习近平回梁家河看望乡亲们。

图为1993年9月,习近平回梁家河看望乡亲们。

图为2015年2月13日,习近平回到梁家河看望乡亲,在当年带领村民建设的陕西第一口沼气池旁。

图为1975年9月20日《延安通讯》的头版头条《取火记——延川县人民大办沼气见闻》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