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台媒贸易战纪实

众所周知,台湾经济在1960年代初获得“起飞”(蒋硕杰院士推算是1963年),而持续高成长、低失业、物价稳、所得分配平均的“经济奇迹”就出现了。尹仲容先生带头进行的“第一次经济自由化”政策,无疑是获得共识的关键因素,而蒋院士在1983年4月于墨西哥市发表的〈台湾经济发展的启示〉一文,有相当详尽的剖析。不但台湾在经济自由化政策下得到经济起飞,韩国、新加坡、香港也依样画葫芦而获得成功,于是,“亚洲四小龙”的名号响誉全球。

四小龙的故事,蒋先生和吴荣义先生在1984年合撰的〈亚洲四小龙的经济起飞〉论文中有精彩分析,而经济自由化,尤其贸易自由化更是扮演最积极角色。值得一提的是,台湾的起飞比其他三小龙来得早,也就是说,“经济自由化”,是台湾带头走的,那是在老蒋统治的威权时代,政治不自由的戒严年代,但经济自由化、外汇贸易市场化和国际化,竟然成就了辉煌的经济繁荣。

不过,在尹仲容1963年去世之后,限制进口的“保护政策”又重回政府工业策画者之手,于是自由化政策只采行了一半。此情此景,不但在蒋先生1980年之后的“时论”中时常提及,并深以为憾,另外一位院士邢慕寰更是气愤不已。两位院士不但写了诸多时论,还借着担任决策当局顾问的机会,或以个人名义或结合其他中研院财经院士共同献言,一来希望引导舆论,建立民众正确的观念,二来或可藉舆论来压逼决策。虽然无法撼动政策,但也引出一场轰动的“蒋(硕杰)王(作荣)论战”,至少在抑制政府干预政策上起到投鼠忌器效果,“尊重市场”时常出自决策者之口, 而1984年“经济自由化、国际化、制度化”成为政策口号,及至1995年“亚太营运中心跨世纪方案”提出,宣示“第二次自由化运动”,可惜的是,以失败告终,毕竟决策者并非真信自由经济。

邢先生就特别提醒注意说:尽管1960年代初完成的第一阶段经济自由化掺杂了反自由化政策,但因其究竟消除了偏高的复式汇率和繁杂的按类别审核货品进口所产生的困扰,将进口代替导向推到新方位的出口扩张导向,而后来继续推行的反自由化政策,只不过是50年代进口替代政策的延展。时日一久,反自由化政策的影响逐渐超过60年代初期自由化政策的影响,而1970年代后期起,尤其80年代前期,贸易出超剧增,外汇存底不寻常急速升高,地价狂飙形成缺乏实质的繁荣,而经济病象迅速漫延。表面上,1980年代出现的台湾经济病象,似乎是因美国强制实施的“自由化、国际化”压力,但邢先生认为是出超和外汇存底不断高升,而央行仍维持固定汇率和结汇制度下,央行势必不断释出“强力”货币,货币不断增加,如洪流般的资金泛滥于是出现,一场摧毁性的通货及资产膨胀爆发,结果是二、三十年来的经济发展成果在二、三年内随风而逝。如今我们都知道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那场泡沫金钱游戏及其破灭惨况。

情况虽惨但还在可容忍范围内,邢先生认为能有“不幸中的大幸”,应感谢美国在1980年代初期对台湾所实施的开放压力,也就是众所熟知的“301条款”,要台湾开放进口并让台币升值。不过,邢先生认为美国的压力来得太猛也太迟,太迟使泡沫金钱游戏还是发生了,太猛则使技术原本落后的台湾出口产业几乎没有缓冲调适的时空,因而多数被迫也加入金钱游戏行列。结果是:不但艰难创业的业主不务正业,一向勤俭的企业干员乃至基层员工也纷纷离开原来的工作岗位。这些人或直接参加金钱游戏,或从事于由金钱游戏刺激成长而易获暴利的相关服务行业。

美国给台湾带来的“自由化、国际化”重大压力,使台湾的进口关税连续降低,非关税障碍不断撤除,且自1986年起台币大幅升值,于是台湾的经济成长率降至5-7%的中低度成长,且数年连续而稳定。邢先生指出,当时呈现的是一个衰败且无力承受外来竞争的工业,而多数业主又被游资泛滥冲昏了头,盲目参加不务正业的股票、房地产投机金钱游戏,同时金融、商业及消费服务等也多以这个大赌场为中心而蓬勃发展。自1985年起外汇资产猛增,游资泛滥,台湾钱淹脚目,五鬼搬运的热烈投机炒作在台湾热烈上演,迄1990年股市暴跌,泡沫游戏崩盘,台湾经济受到严重冲击。

很多论者以为,美国若没对台湾施压自由化、国际化之经济政策,台湾经济必能长久维持繁荣。其实,1980年代前期台湾贸易出超加速累积,至80年代中期已使央行拥有之外汇存底达五、六百万美元之多,仅次西德居全球第二。若美国容忍台湾继续采取反自由化经济政策,出超及外汇存底必将快速累积,在按固定汇率结汇下,更大数量的台币供给必将充斥市场,不待多时就将引爆一场毁灭性之通货膨胀与股票及房地产投机,其对经济及社会后果之严重,将远远超过美国迫使台湾改采自由化、国际化之后果。

不幸的是,台湾政府原来采取的反自由化政策行之太久,积弊过深:以往在高度保护与扶持下养成之产业,自难经受进口关税大幅降低及台币大幅升值等自由化、国际化政策之冲击,这其实是国内产业投资意愿低落之最基本原因。当时的台湾已进入重大危机之非常状态,但大多数企业明知欲解救当时之困境,唯有立即更换大部分在以前保护及扶持政策(包括大幅偏高之台币对美元之汇率)下用以与国外企业竞争之机器设备,并积极讲求研究开发,但在保护与扶持环境中养成之企业多不敢接受此一严酷之挑战,而宁愿以远期外汇换得之接单方式谋取预期台币升值可能获取之利益,以求茍延残喘;或竟以其出口外汇换得之台币从事房地产及股票投机,谋取非分之暴利,终致传统之优良工作伦理及朴实社会风气,在数年间即大部分遭受破坏。情况虽然惨淡,却还有东山再起的本钱,如果没有美国的逼压,金融资产泡沫的膨胀真不知伊于胡底,或许就永难翻身。所以,虽然被逼迫开放门户,施行自由化的受欺压滋味很难受,却不得不暗地感谢美国的大槌。而往后的台湾也就在缓慢的自由化之路前进,不只经济自由化,1996年总统民选之后,连政治自由化也实现了。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