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共还能夺回俄罗斯吗|大象公会

苏共继承人的前世今生。
文|仲甫
苏联解体已近30年,后继的俄联邦共产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党?
最直观的答案是——「老」。
俄共成立以来,党员的平均年龄长期在五十多岁徘徊,以至于它最能吸引和回馈选民的方式,就是在议会选举中争取退休人员福利。
俄共干部队伍更是老得一塌糊涂,党主席根纳季·久加诺夫一度哀叹:「如果做不到(干部年轻化),几年内崩溃将不可避免。」
久加诺夫本人就是俄共走向衰老的最佳代表。
2019年6月26日,总统普京祝贺久加诺夫75岁生日。
他追平了勃列日涅夫(享年75岁)创下的苏共领袖在位年龄纪录,而契尔年科(享年73岁)、安德罗波夫(享年69岁)等苏联领导层老龄化的象征,早已被他甩在身后。
作为1990年代民主化时期发展最迅猛的政党,俄共现在虽然仍是议会最大反对党,所占席次却已经不到10%,在总统选举中的表现,与当年票数紧咬叶利钦更有天壤之别。
· 2017年红色农场经营者格鲁吉宁代表俄共出战总统选举,最终得票超过11%,令原本预期在10%以下的党内同志们颇感惊喜
短短二十几年,俄共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为什么是久加诺夫
俄共1993年「复建」以来,久加诺夫作为掌舵者已历近三十年。
久加诺夫素以缺乏个人魅力、组织手腕拙劣而著称,以至于在21世纪以后的俄共路线斗争中,有时竟需要「敌人」普京出手帮他调解内乱。
这并不意外。久加诺夫在苏联解体以前的职业履历,主要是宣传和意识形态工作,而非党务和行政领导。
久加诺夫是中学教师出身,经共青团干部和奥廖尔州的党委第二书记历练,进入莫斯科社会科学院攻读全博士学位,后进入莫斯科党务宣传部门,此时他已年届不惑。
1980年代后期,久加诺夫一度成为苏共俄罗斯地区主管意识形态的领导人。

· 笔杆子工作一直是久加诺夫驰骋政坛的倚仗

当时,意识形态部门日益边缘化,相比实权部门,更容易出现政治坚定、不盲从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优秀党员,久加诺夫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1991年5月,久加诺夫发表反改革檄文《废墟中的建筑师》,矛头直指戈尔巴乔夫背后的意识形态旗手、号称「开放性教父」的雅科夫列夫。
凭借着鲜明的立场和华丽的文笔,久加诺夫在忧心忡忡的老同志心目中,迅速取得了超越其级别的影响力。

· 西方人眼中的「自由鼓吹者」雅科夫列夫

当时,苏联党员干部以及军队、克格勃队伍里,如久加诺夫般立场坚定者不乏其人,而久加诺夫最终出线,个人奋斗和历史进程的因素兼而有之。
1990年苏联解体进程开始时,久加诺夫和反改革的同志们组建了「俄罗斯苏维埃联盟社会主义共和国共产党」,他们并未与苏共切割,而是以组织形式凝聚了党内最后的坚定力量。
1991年「八·一九事件」中,「俄共」因为坚决支持党内强硬派发动的反改革政变,和苏共一起被叶利钦和最高苏维埃下令取缔。

· 1991年8月23日,叶利钦上台当众打断戈尔巴乔夫讲话,向他出示事先准备的「79号政令」,宣布暂停苏共一切活动,戈尔巴乔夫被迫于次日宣布苏共自行解散
此后几个月里,苏共党组织迅速瓦解,各地领导干部忙于摸索个人后路、销毁文件材料而无暇他顾,从《真理报》到别墅疗养院等党的财产均被新政权接管。
而党内热心意识形态存续的高层人物,如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等人,因为在「八·一九」中的角色而被捕关押,直到1994年才特赦出狱,错过了俄共重建的时间窗口。

· 「政变的主要思想家」卢基扬诺夫

抵制戈尔巴乔夫改革而遭到打压的前中央委员利加乔夫,虽未卷入政变,但当时已年届七旬,精力、体力都不适合在激荡年代带头搏击历史。

· 利加乔夫今年已高龄99岁

而初曝大名且参与发起了「俄共」的久加诺夫,年仅47岁,接续苏共的历史重任,便落在了这位批判戈尔巴乔夫改革出名的意识形态「左王」的肩头。
1990年代:俄共的高光时刻
俄共在后苏联时代的重建,最初起源于1991年12月,面对叶利钦的接连三道「禁共令」,三十多位老党员拿起资产阶级法律武器,要求允许共产党在新国家合法存在。
当时,久加诺夫在公开演讲中质问道:曾有4000万人在苏共各级组织中担任职位,「难道这所有人,都涉嫌参与了非法组织吗?」
老党员们最终维权成功,1992年末,俄联邦法院做出判决:查禁苏共固然合理合法,但其基层党组织乃是党员之间的自愿结社,应当被允许存在。
· 《纽约时报》1992年12月1日对俄联邦法院裁决的报道。文中形容判决像是医生被问到病人是否还活着时给出回答:「右手尚有生气,左手冰凉,心脏被摘除但还在挑动,肾没了——你自己决定他是否还活着。
久加诺夫与利加乔夫等老领导再接再厉,于次年2月召开俄共第二届(特别)代表大会,会上决定复兴「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共产党」,并更名为「俄罗斯联邦共产党」。
久加诺夫众望所归,当选为党中央主席团主席。
不过,当时至少有六七个左翼政党宣称,自己是苏联共产党根正苗红的继承人。
与此同时,苏联正处于剧变后的激烈阵痛,民间对转型的失望逐渐演变为怀旧情结。

· 怀念列宁的俄罗斯人
凭借着1990年俄共留下的道统,新俄共在左翼政党中占得先机,迅速成为全国最大政党,党员逾55万,是其他所有党派人数的两倍有余,还重建了约27,000个基层党组织。
新俄共的党员干部也比前苏共纯洁得多,大浪淘沙之下团结在久加诺夫周围的,是一批立场坚定的反改革派意识形态硬核死忠。
星星之火,看着可以燎原。久加诺夫一度以推翻现政权为党的主要任务,希望以街头抗议的方式,与当局作直接斗争。
不过,在新政体下搞政治,大可不必如此辛苦。
俄共很快发现,他们的意识形态死敌、反苏联体制斗士叶利钦,如今正陷身政坛泥淖,诸事不顺,甚至闹到坦克炮轰白宫(莫斯科),搞得举世皆惊。


· 府院相争中,叶利钦派遣俄罗斯第2近卫塔曼斯卡亚摩托化步兵师炮击莫斯科白宫(议会大厦)

1993年下半年,叶利钦强行解散前朝遗留的最高苏维埃之后,决定立刻举行选举,以产生新的议会——国家杜马。
当时左翼阵营面临两难抉择:是冒着政治上湮没无闻的风险抵制这次选举,自动放弃参政机会;还是下场参选,帮助叶利钦这位大恶人巩固政权的合法性?
极左翼的「劳动俄罗斯」选择了前者,其领导人认为叶利钦政权活脱脱就是一个军事独裁团体,左翼理应效法布尔什维克先辈,转入地下与资本主义专制作斗争。

·「劳动俄罗斯」领导人安普洛夫是一个立场强硬的共产主义者,曾发动1993年莫斯科反叶利钦武装斗争

久加诺夫没有莽撞的资本。俄共重建以来,虽然地方党组织发展势头不错,但短短两年内全党两次被禁,党内不少高层经不起考验,要么投靠政府,要么投身更激进的革命派别。
和资产阶级政党一样,俄共也需要办公室、传真机、轿车和全国巡回搞活动的费用,而这些物质资源都要通过议会席位来争取。
久加诺夫力排众议,决定采取非对抗政策,带领俄共参与选举。
对外,久加诺夫声称:投身杜马选举,可以向党的追随者展示,党正在通过议会途径与叶利钦邪恶政权作斗争;对内,他则规劝同僚:少许权力总比没有权力要好得多。
阵痛中的民意并未辜负俄共,他们尽管10月才决定参选,在12月的选举中却取得意外战果,成为了杜马第三大党。

· 1993年第一届杜马选举,红色的俄共初出茅庐便表现不俗

突如其来的正面激励下,俄共走上了与资产阶级民主共存的道路,跟其他激进革命派别分道扬镳。
95、99两届杜马选举,俄共再接再厉,一跃成为杜马第一大党。1996年,久加诺夫作为俄共总统候选人,选票表现一度让整个西方都替叶利钦捏了把汗。
但是,俄共内部这时已经危机重重。
光环下的隐忧
俄共从一诞生,内部就有着观念迥异、难以调和的派别。
久加诺夫在议会道路上如鱼得水,不可能主张彻底埋葬资本主义政治经济体制,只能抵抗改革和资本主义:高举俄罗斯传统民族文化大旗,抵御资本主义全球化。

· 久加诺夫的政治自传突出其捍卫俄罗斯传统的立场

在久加诺夫代表的「左翼民族主义者」派别的宣传论调里,布尔什维克政权不再意味着推翻资本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而成为了领导俄罗斯文明走向崛起的伟大历史阶段。
用久加诺夫自己的话来说,俄共的未来是列宁、斯达汉诺夫、加加林式的,而非托洛茨基、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式的——后者都是俄罗斯伟大帝国的破坏者,至少是拖累者。

· 久加诺夫力图继承伟大导师的遗产

对于斯大林,久加诺夫接受他作为伟大护国者的正面形象,但对其负面形象三缄其口。
对这种明显偏离革命意识形态的论调,党内不少同志并不认同。
俄共从重建之初,就潜伏着两个不同于久加诺夫的支流:「马列正统复兴者」,与「马克思主义改革者」。
「马列正统复兴者」以莫斯科地方党组织负责人库瓦耶夫为代表,大部分是苏联语境下的「保守主义者」:坚持阶级斗争与意识形态正统性,坚决抵制「社会民主化」,对民族主义持冷眼旁观态度。
「马克思主义改革者」则以前苏共理论家、俄共分管组织人事的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库普佐夫为代表,他们反对苏联僵化的体制和官僚系统,支持党内民主,对久加诺夫的一言堂倾向越来越不满。

· 库普佐夫与久加诺夫

1993年的俄共重建大会派系分歧就已非常突出——俄共党员多为「马列正统复兴者」,主导议程的则是「马克思主义改革者」,最终大会选出了一个「左翼民族主义者」作为领袖,但没能通过纲领性文件。
不过,随着党员同志们在党的事业,也就是选举中的潜在收益越来越大,大家达成共识很快就变得容易多了。
1995年第三次党代会,俄共党纲正式亮相,其中最着重强调的是「对俄罗斯国家利益的地缘政治威胁」——看上去,领袖的左翼民族主义主导了党的意识形态。

· 久加诺夫成为俄共新的核心

这个时期的俄共,逼近了它在选票和政治表现上的天花板。
根据学者估测,当时以「改革」和「反改革」来区分俄罗斯选民结果的话,反改革阵营在杜马中能获得的票数极限为40%——这正是久加诺夫1996年总统大选中的得票率。
这样的票数可以保证俄共在杜马中不容忽视的地位,但仍不足以让久加诺夫夺取总统宝座,而注定只能「以微弱劣势憾负」叶利钦。
更何况,叶利钦修改过的俄联邦宪法,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减少杜马对总统的限制——所以,俄共在杜马选举中的表现看上去轰轰烈烈,但实际影响其实有限。
选举胜利对俄共党员是一种现实激励,执着于意识形态对谁都没有好处,党因此在1990年代后期仍能照常运作,并维持基本团结。
真正的麻烦开始于世纪之交:普京崛起了。

· 2000年,久加诺夫尚未意识到对面尚显青涩的政坛新秀将主宰俄政坛数十载

退休老人的路线斗争
与和俄共针锋相对的叶利钦不同,1990年代末突然登场的普京,并未也无须局限于「改革」和「反改革」的窠臼。
利用红色帝国和沙俄帝国的光荣历史打民族情感牌,普京做得更顺溜:把苏联国歌重新填词翻新,阅兵时亮出二战红军军服和军旗。
没有意识形态包袱的普京,又比「反改革」的俄共身段灵活得多——保守派左翼报纸《明天》曾犹豫地说:「我们根本无法判断普京是敌是友。」
在学究气的久加诺夫与精明强干的普京之间,怀旧的俄罗斯人不难做出抉择。

· 当代俄罗斯如何选择政党指南。一切都从对普京的态度开始

2000年,久加诺夫第二次参与总统选举,以20个百分点败给普京。
曾经维系全党的选举利益,自此不再能维系内部团结,党内路线斗争接踵而来:
2001年,以「八·一九」政变发起者舍宁为代表的「列宁派」退出俄共,成立「共产党联盟—苏联共产党」;
2002年,前《真理报》总编谢列兹尼奥夫为代表的党内温和派被久加诺夫开除党籍,另成立「俄罗斯复兴党」,公开支持普京;
2003年,前苏联科学院中央经济数学研究所主任格拉济耶夫因和久加诺夫「个人理念」不同,脱党组建「人民爱国主义联盟」,分走俄共大批选票;
2004年,财力雄厚的俄罗斯科学院院士谢米金与久加诺夫权力斗争失败后被俄共开除,旋即另立中央,反过来罢黜久加诺夫。
随后出现了两个俄共、两个十大同时召开的奇观。俄国媒体笑称,百年前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大分裂又一次重现。

· 谢米金后来创建「俄罗斯爱国者党」,组建包含一票左翼政客在内的「人民政府」并宣布其为「未来政府」

连续党内分裂令俄共元气大伤。2005年俄共十一大时,党员人数骤降至18.8万。国家杜马中,俄共也将第一大党拱手让给普金的统一俄罗斯党。
即便如此,党内斗争仍旧方兴未艾。2007年开始,又浮现了「反对新托洛茨基主义」、「圣彼得堡事件」、「莫斯科事件」,久加诺夫与党内各派人马激斗不止。

· 久加诺夫为党内路线斗争殚精竭虑

好在,对普京来说,俄共这种执着于反击西方「颜色革命」的反对党,不但越来越无害,简直是利大于弊。
久加诺夫开除谢列兹尼奥夫党籍时,为避免俄共这个「最大反对党」散伙,普京出面调停,大家以和为贵。
· 面对政坛老前辈久加诺夫,普京游刃有余
不过,今天俄共最大的危机是全面老龄化。
俄共不像远祖布尔什维克,社会基础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它的基本盘是怀旧人群,简言之,这个党的组织力量和社会基础,是适合跳广场舞或跳不动广场舞的人群。
1996年第一次杜马选举时,俄共党员的平均年龄就已达到52岁。情势最危急的2005年,全年新发展党员9800人,自然减员却高达2.1万。
俄共经过不懈努力,党员平均年龄的增长有所控制。但俄共宁可买资产阶级报纸的版面却不在《真理报》上投竞选广告,实在是寒了老同志的心。

· 白发苍苍的俄共支持者在列宁墓前献花
俄共最大的困难是培养年轻干部。
在戈尔巴乔夫改革前接受过系统马列主义教育的人,今天都在五十以上。老同志们不愿推进领导层新陈代谢,他们容易健忘,但对戈尔巴乔夫搞干部年轻化造成的体制崩坏记忆犹新。
当然,俄共的老龄化危机,恰是其另类生存之道。
比起那些有能力和普京争夺年轻人的政治势力,俄共至少还能在俄罗斯正常存在。


· 为俄共的坚韧不拔干杯!

评:难说有脑子进屎的想回去!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

 亲们这里说句悄悄话,在这个惊涛骇浪的年代更需要大家的支持,多帮忙转发转发,看到一些热血沸腾胡扯蛋的文章无比愤慨,但是它们瞬间十万+。只是觉得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这个社会也需要一些理性的声音,所以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转变观点,不过确实也更需要大家的支持与转发。而且这场竞争是极不公平的,由于理性经常被删帖,也许为了怕被删帖,遮遮掩掩,但观点应该很明确,希望大家理解。   

70后的每一个人几乎都痴迷过武侠小说,都有一个武侠梦,不过武侠没钱,只能四处演出挣钱,演出结束后最常说的一句就是,“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于是就有哗哗的一阵掌声,这是人场,接着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这是钱场。我作为70后的一员同样有这些武侠梦,只是如今已是油腻的中年大叔,再也无法浪迹天涯尝尽人生百态了,只能希望大家打赏与转发了,再次向大家拱拱手说,“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