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谁是陕北千亿矿权案的幕后老板?

2018年岁尾,小崔(前央视名嘴崔永元)摸了一把最高人民法院(简称最高法)的屁股,给国人迎新年之前奉上一出精彩纷呈的年末大戏。

平地,一声惊雷起!小崔爆锤,最高法闹出卷宗被盗窃案而不报警的怪诞隐情。瞬间,他将传媒报道多年的“陕北千亿矿权案”(简称陕北矿权案)重新拉回舆论的视野。

关注该案很多年的吃瓜群众,原本以为陕西矿泉案折腾多年后于2017年12月份终审后只需执行了事。可是万万没想到,不仅一年来原审法院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不仅没执行,而且最高法在终审之前竟然闹出偷盗卷宗的案中案。

其实,经过《中国青年报》、《中国新闻周刊》等国内媒体十余年来地毯式连番“轰炸”,陕北矿权案的内幕已经一目了然。越战老兵、陕西榆林凯奇莱公司(简称凯奇莱)赵发琦和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签约,合作勘查榆林横山县波罗-红石桥煤矿。当双方探明该煤矿储藏着约19亿吨优质动力煤,按时价估算高达3800亿元。但到了2005年,一个前陕西省府领导的打字员出身的小蜜“港商”插入,空手夺财强行赶走赵发琦。因此,凯奇莱认为西勘院“一女二嫁”,遂起诉对方。

本来,赵发琦在陕西高院一审胜诉,西勘院上诉至最高法。按《中国青年报》报道,二审期间,陕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向最高法发密函干预审理,导致发回重审。据了解,针对该密函,2009年2月,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侯欣一教授等数位国内法学专家联名向最高法发送了一封《关于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抵制非法函件干预司法的建议书》。“密函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相关规定,将应当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予以非法加密,造成了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双方诉讼地位的严重失衡,严重影响当事人一方的切身利益。”法学专家反映,“密函抛弃了政府在市场竞争中应有的公正与中立地位,存有利用国家公器为私人利益服务的嫌疑。”专家们表示:“密函将普通民事案件政治化,将经济案件上升为政治事件,并借‘影响陕西省的社会稳定’的帽子向最高人民法院施加巨大的政治压力,挑战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权威。”

一重审,凯奇莱败诉。随后,由赵发琦被抓引出一连串的刑事、民事和行政官司。在迟夙生、浦志强、斯伟江、杨金柱等律师给力辩护下,赵发琦恢复自由,唯余民事官司。他不服陕西高院重审判决,再次上诉到最高法。

长年维权期间,赵发琦一直实名举报数名陕西省和榆林市的相关领导。

岁月似箭,光阴如梭。

2017年12月21日,最高法终于下达二审判决书,再一次推翻了陕西省高院的判决,判定赵发琦胜诉,凯奇莱和西勘院继续履行合同。之前,最高法副院长奚晓明和他的律师儿子,由于此案受贿一起入狱。陕西省发改委原主任祝作利、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西勘院原院长陈磊、延长石油原总经理王书宝等一干官员,被抓入狱。媒体踊跃报道,感到他苦尽甘来。

但是,西勘院拒绝执行最高法终审判决。51岁的赵发琦认为,判决未能得到执行,与判决内容有关。凯奇莱公司主张的双方继续履行协议,包括西勘院将探矿权转入凯奇莱公司名下,而判决对此未予明确。终审判决未执行的实况不为媒体知晓,陕北矿权案于是沉寂到公众的视野外。

吃瓜群众弱弱地问:赵发琦最终在最高法赢了陕北千亿矿权案,原审的陕西高法为什么不执行?最高法,莫非不监督执行吗?

陕北矿权案,等到2018年12月小崔介入衍生出案中案,方才再攀舆情高峰。

小崔揭黑,撬起了半个娱乐圈,普通民众交口称赞。他怒怼范冰冰、冯小刚和华谊兄弟,为国家追回娱乐圈巨量的逃税金,战绩赫赫。连日来,他联手赵发琦,豪气干云地炮打最高法,捅出中国最高级的审判机构竟然在终审前被偷掉陕北矿权案二审的正卷重要部分和关键的副卷。12月26日《中国经营报》报道了此隐情,国内外哗然!

最高法及其《人民法院报》连续辟谣,《新京报》和澎湃新闻接连报道了最高法辟谣。小崔不忿,继续发微博披露更多的证据。于是,最高法和两家媒体删了辟谣声明与相关报道,连连被打脸。

29日下午,就最高法全体人员知悉卷宗在最高法离奇被偷而未报案追查且最高法辟谣之事,小崔@崔永元通过另一个微博号@小崔读书汇 追问首席大法官周强:“周院长,你在忙什么?”

当日深夜,最高法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情况通报”,隐性地承认案卷被盗,欢迎小崔等知情人提供情况。

 迅速地,小崔发微博回应:“我愿意配合并参与调查”。 

30日凌晨,小崔继续回应:首先,最高法应该向我道歉,我没造谣,是你们造谣。第二,最高法大楼里丢案卷不报案、内部监控能黑屏,这属于遵守纪律吗?这是渎职违法!

30日,《人民日报》官微谈最高法回应崔永元质疑:在互动中抵达真相。“在你来我往的互动中,真相的面孔正从模糊走向清晰。有句话说得好,正义不仅要实现,还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只要拿出诚意,用事实说话,不仅可抵达真相,更能提高‘能见度’,实现让人信服的公平正义。”

小崔仗义执言触了最高法的逆鳞,国人尽管继续力撑他,却担心他的安危。就此,吃瓜群众反而不担忧,孤胆英雄的小崔无人敢害。何况,小崔对人身安全自信满满,发微博自白:“”很多人为我的安全担忧,觉得我的对手职位太高势力太大,有掌管@农业农村部 的,有负责@最高人民法院 的。其实你可以反过来想,一个公民可以以小搏大路见不平高吭发声,有平台可以接受,有网信办可以放行,这不正是法治前行的象征吗?有什么理由对依法治国不抱以希望呢?”

30日凌晨,《华夏时报》接棒《中国经营报》报道,承办陕北矿权案的王林清法官为了以防不测,拍视频自保。这种最高法的内部情节,比警匪片更惊险。吃瓜群众起疑,这一片土地还有正义吗?

他披露了,2016年11月28日终审期间卷宗被盗的离奇经过。他在准备写判决书前,发现原存在自己办公室的卷宗不翼而飞。

按照王林清的视频描述,他随即向最高法民一庭庭长程新文报告,并要求调取监控摄像。“下午2点多,程庭长调取监控回来以后,我赶紧问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线索。程庭长说,监控录像能够显示出我那天第三次汇报以后,带着卷宗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把卷宗放到办公室以后,一会我就空着手走出了办公室……第二天监控就坏了,我一听就感觉这个事情非常蹊跷,监控怎么可能说坏就坏,而且是安装不久的监控,并且我的办公室门口有两个监控,坏一个也不可能两个都坏呀。”

王林清法官自保的视频被媒体报道后,一些不可描述的真相在此实锤。可是,30日当晚王林清法官的视频被下架了!

据《财新》12月30日报道,还有视、音频资料显示,王林清被要求补卷,发现丢失的卷宗又莫名其妙回来了,但没有其中部分关键的领导批示、纪要。在王林清与程新文的一段对话录音中,王林清认为卷宗的一些重要内容被人偷走了,程新文反问王林清是不是怀疑是他偷的。

30日和31日,界面新闻、《南方周末》记者就此蹊跷的内情先后电话采访程新文,未获对方回应。

从陕北矿权案终审案件失窃案,公众再一次思索:为了保障依法治国,令世人诟病的副卷作为阶层主义的残余,如何实现逐步公开,甚至最终废除?

办案法官王林清如果不捅抽穿黑幕,最高法或许拿他当替罪羊开除。反之,他自保爆料,却坏了体制潜规则,不过至少眼下不会成为案卷失窃案的背锅侠。王林清草根家庭出身,是政法系统唯一的双博士后且在业界有口皆碑,吃瓜群众仍然担心他能平安吗?

各路媒体已经明确报道了,陕北矿权案终审卷宗在最高法神秘被偷,况且全院人员皆知晓,但最高法出奇地没有报案也没有内部追究有关责任人。日前,最高法表示启动调查。鉴于此前它不报案涉嫌渎职罪,吃瓜群众感觉它自查然并卵,建议国家监察委或最高检介入查处黑幕。为此,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吃瓜群众质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首席大法官,何日引咎辞职?

除了问责周首席之外,公众严密关注卷宗失窃案的承办法官王林清的安全。30日,网络流传他自杀。一时之间,法律界内外愁云密布。

不过,12月31日下午,吃瓜群众获悉,王林清目前平安,没有被自杀。

   “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2019年就要莅临的此刻,吃瓜群众祈愿:最高人民法院王林清,平安、吉祥!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