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我乐也”

   
 
 
 
(这篇本当紧跟在Z86系列后,但这些日子家里先后来了2位特别的客人,所以中断了几天)
      在北京站给朋友们发了个短信:“北京的冬天真温暖——不但因为天天晴朗,更因为有你们!……北京,因为你们,风情万种!珍重!”拜拜,北京!拜拜,朋友,我在苏州等着你们南下!
      回程车票我买的是南京,因为那里有我牵挂了好久的朋友-一凡。一凡新近升级当了外婆,我从她女儿生下孩子的第一天就迫不及待地想去看宝宝!
      到南京是上午8点多,回苏州的票也是提前买好的,是下午3点半左右,在宁逗留的时间很短,却是那么温馨,温馨的足以让我回忆一生!
      在一凡女儿家暖洋洋的阳台上,放着一张着可爱的婴儿车,粉嘟嘟的初生儿甜甜憨憨地睡在里面,一凡丈夫薛君坐在童车边上,目不转睛望着小婴孩,脸上和眼睛里写满了慈爱和幸福。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安详,温馨,美得如一幅画!我的相机电用完了,我没能拍下这如画的场景,但这一画面深深定格在我脑中,这一生我都不会忘记这幅画面。每当想起,就如沐春风如浴暖流,心也变得格外柔软。
      女儿亮亮在卧房休息,一凡一边忙碌家务一边叨叨着,担心孩子冷着了,估摸孩子该吃了。我眼睛看着阳台上的薛君和婴儿,耳朵听着一凡的叨叨,心里充满温暖的感动:什么叫幸福?就是如斯!     
      中午一凡和薛君照例请我喝酒。每次去南京,薛君总是拿出收藏的好酒,一凡为我和薛君点一桌好菜(一凡自己吃素)。我已多年不喝白酒,但每次到南京,都会和薛君分饮一瓶好白酒。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是山东后代,也许因为特别喜欢听薛君说古论今,每次对饮都会有一种粗放的豪情这种豪情令酒特别香,而酒入肠又令豪情更添几分。
      不过那天中午我们例外没有喝完瓶中酒,因为我急着要赶火车。一凡埋怨我票买早了,其实朋友相聚时间不在长短,在满足感。我每次来南京,心里都装的满满的,真好!
      来去匆匆!急匆匆地来急匆匆地见面急匆匆说话急匆匆喝酒急匆匆赶火车…最后一分钟在火车上安顿好火车就动了。人生有一次这样急匆匆地去会一对好朋友,是人生一大乐事。坐在最草根的K字头火车上,太阳照在打牌闲侃的旅客脸上,车厢虽然拥挤却祥和安宁。我的行囊又重了几斤,沉重的不知是南京盐水鸭还是朋友的情谊!
      
      有一次我也是去南京,一凡薛君夫妇腾出所有时间陪我游玩,走时我给一凡发短信表达由衷的感谢,一凡回信:“你来我乐也!别多说。”
      你来我乐也——那就是真正的朋友! 
      
 
  

 

金缕曲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