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不是处女,我睡一下怎么了”

作为母亲的女性,希望你们不仅教育女儿保护自己,更要教育好自己的儿子不要伤害别人的女儿。如果我们都多一些同理心,多一些感同身受,或许这个世界就少一些加之于别人身上的悲剧。

文/木棉姐姐 

 

 

“中国的伊藤诗织”

 

就在上月,历时四年的伊藤诗织性侵案终于了结,结果胜诉,听到这个消息,相信所有女性都集体欢欣。

不知道伊藤诗织是谁?

伊藤诗织,日本人,她还是大学实习生的时候,有一次到本国知名报社求职,被前辈强制灌酒后性侵。性侵她的人背景雄厚,实力甚巨。

 

伊藤诗织的维权之路绝对称得上以卵击石。

 

她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书,拍成电影,更多女性在她的故事里找到共鸣,鼓励她,支持她。

 

四年后,她胜诉了。

 

她的胜诉释放了一个信号,这个时代,即使再小的受害者,也不能被忽视,也能为自己伸张正义。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中国也有一个“伊藤诗织”,名叫张蔚婷。

她是中国第一个实名公布性侵案的女孩,并且通过努力赢得胜诉。

 

前几天,微博大V@我是落生报道了她的故事,立即在微博上引发了大量关注,9万人转发了这条微博。

 

她的维权之路并不轻易,甚至说危险重重,但只要不放弃,前方就会有光照进来。

 

把她的故事写出来,希望给予更多在黑暗中摸黑的女性互相支撑的力量。

 

 

“我要强奸你”

 

在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之前,在张蔚婷眼里,房东楼某顶多算普通朋友。

 

他们本来是微信群的群友,后来他把张蔚婷拉进了“杭州小仙女们呀”的群,他在这个群里发布了一条租房消息,正值她着急租房子,就联系他了。

 

房子的治安和绿化都不错,价钱也合适,没有太多犹豫,张蔚婷搬进去了。

 

三居室的房子里还有另外一个男生租客,房东楼某偶尔过来跟男生打手游,张蔚婷跟他以及他的朋友玩过一次狼人杀,在家组过一次火锅局。

 

张蔚婷的印象中,楼某更像是一个爱开玩笑的小男孩。

早前,他曾给张蔚婷发过这种微信:“我要强奸你。”

后来,又在微信里说:“请我睡一觉吧。”

 

这样的话让她很莫名其妙,发几个表情包就打发过去了。

 

两个月之后,她决定搬家,楼某以请他吃饭为由,约她见面,因为他帮她收了不少快递。

 

他们一起回了租住的房子,租房的另一个男生已经搬走了,现在房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张蔚婷回忆:

 

他以小区里有蛇,看看窗户是否关好为由进了她的房间,查看没问题之后,转过身忽然就把身后的张蔚婷按在床上。

 

她用尽全力挣脱,也难以推开他;叫破喉咙去喊“救命”,但被他捂住了嘴,差点窒息。

 

不知挣扎了多久,趁他不注意使尽全力推开了他,冲出房门躲进厕所,但楼某一把抵住厕所门,把她拉了出来;

 

她顺势冲进了房门,“砰”的一声,这次终于把他反锁门外。

 

愤怒的楼某在房间外踹门,她在房间里面边哭边找手机联系朋友并报警。

 

虽然是强奸未遂,转念一想不能就这么算了,“不报警,受这么大的委屈,谁又能为她做主?”

 

 

受害者原来不止一个

 

报警第八天,警方告诉她:DNA检测结果并未比中嫌疑人。

 

这意味着楼某将会被释放,她将白白受人侮辱,事情发生后她开始整夜失眠。

 

加害者将会像个没事人一样被放出来,而受害人却要承受内心的煎熬与痛苦活下去,内心的委屈感与不公感一直在说,“凭什么啊?”

她想到“杭州小仙女们呀”微信群,那里全是楼某认识的女孩子,她必须让人看到他的真面目。

 

张蔚婷将事情的经过包括微信截图发到群里,但不到一分钟她便被移除群聊。

 

楼某已经被释放了,但她作为受害者,竟然没有人通知她。

 

发出微信后,群里有个女生加了她微信,转给她一篇《下沙无真爱,多的只有渣男与Q/J犯》的文章,文章主人公自述在电影院安全通道被性侵的经历,并且打上了男生的照片。

 

仔细一看,那男生正是楼某。文章发布时间5月12日,跟自己被害的时间没过多久。

 

一想到此,她就更感到恶心与无助了,世上为什么有他这种无耻之人。

 

她必须要做点什么,不然她感觉自己活不下去了。

 

她将自己被性侵的经历整理成图文,投稿给微信公众号,并联系上了之前的受害者女生薇薇。

 

通过聊天,她们交流彼此的经历,最后她说,“受害人绝对不止我们两个,我希望能找到更多人。”

 

正是源于这样一种内心冲动,在没跟任何人商量的前提下,张蔚婷在微博上进行了实名指控:

 

这条微博很快在网上引起很大反响,评论和转发数据飞涨,跟预期一样,越来越多受害者聚集起来。

乐乐是其中一名受害者,事情发生在高一暑假,楼某喊她去朋友家玩,她是在看电视的时候被侵犯的,她那时候太小,什么都不懂,事情就那样过了;

 

柔柔则是跟他一起看电影后,被带到他奶奶家发生性关系,柔柔以为楼某要跟她恋爱,谁知没过多久他就开始调戏她的朋友,花她的钱,打她,骂她;

 

菁菁也是一位受害者,事情发生在三年前,但她拒绝透漏详情;

 

李敏不是一名性侵受害者,但是她说楼某曾经以男友身份对她实行性暴力。

除了李敏,这些女孩有一个共同特点,跟楼某相识,但又不是太熟;被性侵的时候,来不及反应;事发后默默承受,甚至不敢告诉父母。

 

如果早一点有一个“张蔚婷”出现,是不是就不用有那么多受害者。

 

 

面对性侵,她总是孤立无援

 

微博实名举报20天后,楼某被逮捕了,罪名是强制猥亵。

 

张蔚婷从那所房子里搬出来的那一天,楼某家人在房子里等着她。

 

楼家在当地有钱有势,男方父母威胁她:“你敢让我儿子坐牢,我就弄死你!”

楼某母亲羞辱她,“你不是个处女,你是随随便便的人,才勾引我儿子。”还扇了她一个耳光。

当她把经历发到网上的时候,有人说她是约炮反悔,敲诈勒索;有人骂她矫情,又没有真的性侵,从头骂到尾。

 

荡妇羞辱和污名化,几乎每个性侵案受害人都逃不掉的东西,张蔚婷也一样。

她有时想哭都发不出声音,她孤身一人,远离家乡,受到欺侮,始终孤军奋战。

无法入睡的夜里,她有时都想一死了之,用自杀来引起社会的注意,但朋友劝她不能死,死了多不值,坏人还在逍遥法外地活着。

 

其实让张蔚婷更难过的是父母的态度。

 

事情闹大后,母亲埋怨她,“为什么要把事情搞那么大?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到底想干吗?”

“世界上冤案假案那么多,你这一点小事,怎么可能会得到一个结果……”她对爷爷奶奶讲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没真正发生什么,丢人是真的。”

本来想从家人那里得到安慰,但最后好像被性侵是她的错。

 

没有人在意她心中是否难过,只在意她是否丢人。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舆论氛围,才让侵害者如此肆无忌惮;

 

可能正是因为受害者孤立无援的环境,才间接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受害者。

 

 

不再沉默

电影《误杀》中有一个情节,警察局局长的儿子性侵了普通人家的女儿,误杀了性侵者之后,全家人一起站在受害的女儿一方,帮助她支持她躲避警方的追查。

 

但现实的情况是,被强奸或未遂的受害者的家人因这样的事情觉得羞辱,会希望受侵害的一方忍气吞声,息事宁人。

 

很多受害者因此患上了“创伤性应激障碍”,心里的阴影,余生都挥之不去。

 

而解决办法不过是让坏人得到惩罚,正义得以伸张,创伤才能逐渐平复。

 

在张蔚婷事件中,正是因为很多女性的鼓励与支持,维权的路虽然很难,她才继续走了下去。

楼某最终被判决刑期2年,虽然时间不长,但却是被性侵者不再沉默的首例。

 

张蔚婷鼓励了更多女孩,当遭受性侵害的时候,不要觉得羞辱,因为那不是你的错。

 

不要害怕,及时取证。

如果你想维权,即使力量再弱小,即使身边人多么不理解,你要相信,会有更多人支持你、鼓励你。

 

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中说道:“所谓弱势群体,就是有些话没有说出来的人。就是因为这些话没有说出来,所以很多人以为他们不存在或者很遥远。”

当你不再沉默,你就不再是弱势群体。

 

一滴水改变不了什么,但聚集起来,它能形成海啸。

最后还想多说一句,作为母亲的女性,希望你们不仅教育女儿保护自己,更要教育好自己的儿子不要伤害别人的女儿。

 

如果我们都多一些同理心,多一些感同身受,或许这个世界就少一些加之于别人身上的悲剧。

点个“在看”,愿世界更善良,女孩更勇敢!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注:本文部分参考资料:《实名举报「性侵」之后》,来源于“市界”。本文除张蔚婷外,其余人名皆为化名。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

 亲们这里说句悄悄话,在这个惊涛骇浪的年代更需要大家的支持,多帮忙转发转发,看到一些热血沸腾胡扯蛋的文章无比愤慨,但是它们瞬间十万+。只是觉得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这个社会也需要一些理性的声音,所以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转变观点,不过确实也更需要大家的支持与转发。而且这场竞争是极不公平的,由于理性经常被删帖,也许为了怕被删帖,遮遮掩掩,但观点应该很明确,希望大家理解。。    70后的每一个人几乎都痴迷过武侠小说,都有一个武侠梦,不过武侠没钱,只能四处演出挣钱,演出结束后最常说的一句就是,“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于是就有哗哗的一阵掌声,这是人场,接着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这是钱场。我作为70后的一员同样有这些武侠梦,只是如今已是油腻的中年大叔,再也无法浪迹天涯尝尽人生百态了,只能希望大家打赏与转发了,再次向大家拱拱手说,“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