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国的《科学画报》说期刊的合订本

从民国的《科学画报》说期刊的合订本   

    笔者阅读 “中国电视第一刊”1958年大跃进创刊的《无线电与电视》,写了“被我们扔了的‘无线电之父’波波夫”:“……可谁又料到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后,找回了‘无线电之父’,戴回到民国时就说的西方的‘马可尼’的头上,到如今已无几人知道‘波波夫’了?”。

要说 “马可尼”?民国时还曾来过中国,正好我这儿有1933年创刊的《科学画报》第10期的报道;这本著名的如今被誉为“中国历史最悠久的科普刊物”八十多年了,我不妨为读者再翻一下:

上大学才知道民国就有《科学画报》  1 2013年科学画报创刊80周年纪念 2 我的旧新科学画报 3 1933年8月1日科学画报创刊号单本封面 4 1933年8月1日 科学画报创刊号封底 5 1946年9月 科学画报第十二卷第十期 单本 6 1933 1934年 科学画报创刊第一卷原装收藏合订本 7 1934 1935年科学画报第二卷 后装合订本 8 1949年跨越旧新两朝的科学画报后装合订本 9 1956年科学画报 外交学院后装合订本z

《科学画报》?很有名,许多人都看过都知道,但未必知道这画报早在抗战前就创刊了在解放前就很有名!尽管现在都说新《科学画报》的前身就是那解放前的旧《科学画报》,但其实在改革开放前是只怕划不清界限——正因如此,笔者读小学中学时虽然看了不少新《科学画报》,但从不知道它早在民国时就有了。

(图1 2013年科学画报创刊80周年纪念)

我有幸得知,是1964年在江西工学院,写在“大学的回忆”之一节“图书馆的《科学画报》后悔没当偷书贼”里

“想起读杂书,是一生的爱好,到哪里都是图书馆的老读者。开学第一年,江工图书馆小楼还没建,图书馆设在“化工楼”里,我立即成了常客;没想到当了大学生可以进书库自己找书,真是进了图书的海洋……第一次看到了民国版《科学画报》,一排排厚厚的精装合订本,很惊讶!从小喜欢看,却没见过不知道早在解放前抗战前就创刊了。”

“江工图书馆,1965年建起了专门的小楼,我们还没当上读者就‘文革’了,更后悔没有偷到书!那是1968年快要离院了,在寝室突然听说某某某偷到了好多书,奇怪地跑去一看,他正在整理呢,一大箱子多是精装本,记得好几本大地图册;可惜白天我不敢去,等到晚上跑到图书馆二楼,真见地上摊着一大堆书,乱七八糟地的翻了翻,没有几本看中的,都是别人偷剩的,一本没捡悻悻地走了——原来大学师生都要下放,图书馆好像没人管了。”

后来我常想,那些可怜的民国《科学画报》不知是被卖了废纸?还是落难到谁人的家里?或正是这份留恋有缘吧,让我几十年后在北京淘到了创刊两年的它!

从民国的《科学画报》谈“期刊合订本”  1200

(图2 我的旧新科学画报)

现在若查《科学画报》?大都如是说:

《科学画报》1933年8月由“中国科学社”创办,之初由中国科学社的杨孝述任总编,科学家曹惠群、周仁、卢于道等任常务编辑,科学家秉志、竺可桢、任鸿隽、赵元任等是特约撰稿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49年至1953年由“中国科学社”主办,1953年至1958年由“上海市科普协会”主办,1958年由“上海市科协”主办、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版;1966年停刊,在1972年出《科学普及资料》,1974年改出《科学普及》月刊,1978年后恢复《科学画报》,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主办——虽然没有明说,但明眼人看得出它因为战争与政治是中断过几次的,也是多灾多难的。

(图3 1933年8月1日科学画报创刊号单本封面)

那么民国的《科学画报》是什么样儿呢?恰好单本、原装合订本与后装合订本三种,以及解放后最旧与最新《科学画报》的合订本我这儿都有。

所谓单本?好理解,就是正常发行一期一册的。合订本也好理解,即合订为一大本,一般是一年订一大本。原装合订本,是出版当年由发行单位合订、即原装发售的,常有标志可看得出。后装合订本,是出版一些年后、多由非发行者合订的;解放后的中国书店就以干这种事为特色,常收集解放前有价值的期刊合订起来发售;因此这种合订本各期常见收藏者不同,因是不同来路凑全的。

当然不论如何,都是差不多一样的。这《科学画报》,创刊于1933年8月16日,幅面大16开、比一般杂志大一小圈,装帧考究封面多彩印,封面下沿印着“中国科学社主办、中国科学仪器公司印行”;但“创刊号”的版权页写的是“编辑人冯执中,发行人杨孝述”;其中的冯执中?现在已难查找。

 此外,单本、原装合订本与后装合订本略有不同:

图4 1933年8月1日科学画报创刊号单本的封底)

单本,封面封底完整,稍大些。

原装合订本?当年因为畅销,年底就开始发售“19331934年《科学画报》第一卷合订本”,计民国二十二年八月十六日创刊号到民国二十三年七月十六日第二十四期,为合订将四围切了一圈,造成封面上下沿文字常不全,创刊号还少一个封底,此时为半月刊、右开竖排、硬皮装订。另有发行者为收藏者专门制作的藏家合订本。

这个单本,是1946年9月的《科学画报》第十二卷第十期,变成32开比抗战前的小了一圈。

5 19469 科学画报第十二卷第十期 单本)

(图6 1933 1934年科学画报创刊第一卷原装收藏合订本)

我的这本就是,精装硬皮在书脊有金字“中国科学社主编、科学画报第一卷、○?曼年草堂藏、中国科学社发行”。

(图7 1934 1935年科学画报第二卷后装合订本)

后装合订本?如这本从民国二十三年八月一日到民国二十四年七月十六日合订24,虽仍为半月刊,但改为左开横排;硬皮书脊,有“后勤学院图书”、有“后勤学院馆藏书”与“后勤学院训练部资料室期刊”印,当为解放后的合订本。

(图8 1949年跨越旧新两朝的科学画报的后装合订本)

这是1949年《科学画报》的合订本,正好跨越上海解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堪为最后的旧《科学画报》与最新的新《科学画报》,系某大图书馆解放后合订的,个别期号上还有之前的收藏印字。

(图9 1956年科学画报 外交学院后装合订本)

到了1956年,这本“外交学院图书馆藏书”的合订本,就完全是大图书馆的作派了;它们有经费,到年初就把上年的期刊送到装订厂去,拿回来就是装订好的年度合订本了。

请扫“二维码”或“搜狗”搜“何季民书稿” (微信号hjmjzyy29130112)与“京城野泳jz京城野泳” (微信号hjmjzyy20120112)微信。

 

京城野泳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