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区来了!这些地方要恢复!
    2019年02月18日  分类 旅游   阅读   博主 70后

 

 

北京老城现状如何

如何恢复与保护

紫禁城、地安门、永定门……

都有哪些发展潜力和方向

来,今天我们听

北京政协委员

支招文化传承

北京古城恢复保护

1、统筹三个文化带历史遗存保护

t01f05c9543d89b1f05.jpg?size=632x383

市政协委员马一德说,北京在旧城风貌的保护修缮复原、历史文化建筑的腾退、历史文化资源的利用等方面,还有大量工作需要做。

建议整体统筹大运河、长城、西山永定河三个文化带及其历史文化遗存,针对各个区域内历史文化资源的不同特点,从文物保护、生态修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等方面,构建起完备的体系,分类施政。

2、给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发展空间

马一德建议,在旧城区改造的过程中,引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民间艺人等,给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发展空间。

通过市政规划建设,传承当地的历史文化,如标志性的建筑物可以体现历史事件或典故,一些街道、社区、学校,可以恢复传统名称,或以正面的著名文物命名。

通过科技手段充分挖掘历史文化的内涵,从中提炼出具有历史价值、群众喜闻乐见的元素,将其融入旅游商贸之中。

3、引入文化活动让中轴线活起来

t014f88a0fdbc76facc.jpg?size=640x414

图源:图虫

市政协委员聂一菁说,中轴线7.8公里,根据北京市新的城市总规,核心区共有913.4公顷,应该以文化功能为主导,展示传统文化的精髓,同时也体现现代文明的魅力。

中轴线沿线上分布着丰富的文化设施,包括博物馆、展览馆、音乐厅、美术馆等,也有很多地标性的建筑,包括故宫、天坛、钟楼、鼓楼等。

这些景点周边生活着很多市民,景点也吸引着大量的各国游客。从人文角度看,应该做好文化遗产的保护,历史精髓的传承,文化价值的提升。

4、让中轴线向世界讲故事

聂一菁建议,改变中轴线地区的文化表达方式,建立文化展示体系,让中轴线向世界讲故事。

应该建立中轴线地区范围内的文化展示体系,以各类重点文物、文化设施、重要历史场所作为带动点,围绕人文典故、街道水系,打造文化精品线路、文化魅力场所,让人们不仅能看到这些仍然存在的古老建筑,同时也能了解这些建筑背后的人和故事。

5、引入传统的文化和演艺项目

t01d7ca33900e4d0071.jpg?size=640x422

图源:图虫

聂一菁建议加强顶层设计,比如开展优质的文化活动,让中轴线地区的文物能够活起来。通过引入传统的文化和演艺项目,赋予中轴线的传统建筑更加丰富的生命力和文化内涵。

6、应适当重建老城建筑风貌

市政协委员王学勤建议,保护老城风韵,不能只局限于原来的内外城。北京老城风韵由以下几个层次组成,即老城核心区、内城外城、三山五园和经济古村镇。

核心区不能再乱拆,同时有必要把南苑与三山五园同等重视起来,而经济古村镇,同样是北京古风貌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划入整体保护的视野。

北京老城城墙与城门,乃至护城河,共同勾勒了北京老城的轮廓和文化内涵,是城市的象征和守护者,具有独特的功能和文化意义。如今,全面再现城墙城门很不现实,但是如果能够部分的恢复,尤其是部分重点城门,老城家园的感觉就会延续下去。

此外,应对老城建筑风貌进行适当的重建,重现原汁原味风格的胡同和四合院,再现历史风貌。

7、香山近代建筑群可申报文保单位

t01654d832d00ee8ff2.jpg?size=626x371

市政协委员殷强说,香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中共中央的办公地,作为红色遗产,香山对于中国近代史、中共党史、战争史、教育史,都具有非常大的价值。

殷强提出,香山近代建筑的保护,首先要进行普查、修缮,根据残损程度制订修缮方案,对有重要意义的建筑进行复建。

第二是加强研究中共中央在香山时期的史料。

第三是评估价值,总体性保护,发挥社会价值的思路,去制订保护规划。

第四是申报全国文物保护单位。

殷强表示,旧址可以申请第八批申报单位,建议提升香山公园内的红色遗址保护级别,正视历史的存在与后续发展的关系,对红色遗产进行整体保护,建议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申报保护单位。

8、疏通旅游路线,优化区域规划

殷强建议,应疏通旅游路线,优化区域规划,加大资金投入,采取提倡预约旅游、限流等措施调控人流。。

9、在东西城城墙遗址复建部分城墙

t012415f0558fba43fe.jpg?size=489x309

市政协委员张景华建议,加强城墙的遗址保护,可在东西城城墙遗址复建部分城墙。恢复西华门历史原貌,整治东华门的环境。

“目前西华门两侧有几栋高楼,损害了紫禁城的历史真实性和风貌完整性,建议条件具备的话进行拆除,恢复景观原貌。”

张景华提出,建议修建地安门,地安门是北京老城重要的历史地标,既是皇城的北门,也是中轴线北段标志性建筑,地安门的缺失既影响了老城格局的完整性,也影响了中轴线的完整性。

10、保护北京近郊文化

关于中轴线保护,市政协委员张鸿声表示,文化遗产保护最主要的两大原则,一是真实性,二是完整性。

虽然中轴线大部分完整,但是还有一些缺失,甚至难以复建的,比如东华门、地安门。当前,应结合今年中轴线的规划,格外重视珠市口到永定门步道修复,以保证中轴线文化的完整。同时,应恢复永定门箭楼以及城门内关厢等部分建筑。

11、构建传统乡村风貌

t019116eca1a853bfb3.jpg?size=640x361

张鸿声指出,乡村文化、郊区文化、近郊文化,也应该是北京文化的组成部分。现在,我们有市民文化、平民文化,同时也应该有近郊的文化。

对此,张鸿声提出建议,一是构建传统乡村风貌,主要是对于具有历史和乡村的风貌、建筑风格,加以引导和重视。二是在近郊依托已经完成的,或者说正在建设的郊野公园,对于近郊的文化进行保护。

12、进行近郊文化的保护

张鸿声举例说,像海淀、朝阳、石景山,过去都算近郊。它们属于近郊的时候也拥有着非常独特的文化,比如海淀的山民,石景山的京西古道,朝阳是通州漕运跟老城之间的区域,有很多跟漕运有关的遗迹。

所以,对现在已经成为城区的海淀、石景山、朝阳,也可以进行近郊文化的保护。

13、在规划保护时并重发展

t012896a2ab1b3255fa.jpg?size=587x315

“我想从长城文化带和运河文化带的角度谈谈。我们的文化也好,历史文物也好,是一个演进的过程,从时空的角度,应该是系统的体系。所以,在规划保护时,应同时考虑,并重发展。”

发言的高利委员激动得站了起来,他拿着自己手绘的大运河历史演变图纸,边展示,边讲解。

14、挖掘和保护历史文化

高利表示,拿长城来说,从秦朝到明朝,一直不断演进,它与民族交流交往交融密切相关。“像古北口、八达岭上都写着‘北门锁要’,其既有防御的作用,也有交流交往的作用。”

高利说,大运河的历史可追溯到隋唐,一脉相承,不断演进。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从沙河、温榆河,到东直门附近,延伸到通惠河,向西到什刹海、玉渊潭,一直到颐和园。近现代,随着运河的发展,又有了沙河水库、十三陵水库、密云水库。

“但从其发展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大运河是与山区密切相关,和长城不断交融的。这样的演进给我们如何挖掘和保护历史文化,都带来了很多启示。”

15、进行1+4的格局保护

t01d77d16997aa93f7e.jpg?size=640x423

张庆委员介绍,从2017年,市政协文史委关注老城保护,先后经过多次专家调研论证后一致认为,老城最核心、最重要、最有价值的是1+4的格局,即一条中轴线居中压轴,紫禁城、皇城、内城、外城四重城廓层层拱卫和延展。

16、集中力量推动中轴线申遗

保护中轴线已经制定了行动计划,到2035年前集中力量推动中轴线申遗,是老城保护的重中之重。

相比之下,老城四重城廓的保护涉及范围较大、目标较多,情况十分复杂,而老城又是中轴线赖以存在的基础,应进一步加大保护力度,制定四重城廓保护规划,把保护中轴线和带动四重城廓保护结合起来,形成老城整体保护的大格局。

17、紫禁城是北京老城四重城廓最核心的部分

t013db80f140789bff7.jpg?size=640x403

紫禁城是北京老城四重城廓最核心的部分,也是保护最完整的部分,但其东西两侧因各种原因还是受到了一定影响。

西华门两侧是五栋 “屏风楼(或影壁楼)”,即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建筑等,体量过大、高度超高,无论近观远眺,“屏风楼”都严重破坏了紫禁城的内外环境和历史景观原貌,损害了紫禁城建筑群的历史真实性与风貌完整性。且屏风楼建造时,拆除了西华门两侧城墙的马道,对文物建筑造成了破坏。

18、恢复紫禁城西华门历史景观原貌

目前,位于紫禁城西侧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迁建工程已经启动,新馆计划于2019年8月底主体封顶并进行内外装修及设备安装,2020年3月前交付使用。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会迁出紫禁城,在各方面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将拆除“屏风楼”,复建西华门两侧马道,恢复紫禁城西华门历史景观原貌。

19、恢复筒子河两岸步道和传统四合院建筑环境

t01f5bf8dab3929a9f2.jpg?size=640x378

东华门外筒子河东岸随着疏整促,虽背街小巷治理已干净整洁,但各类设施混杂,破坏了紫禁城的历史环境。

张庆委员建议,结合疏整促工作,拆除紫禁城筒子河东岸杂乱的违章建筑,改善故宫东侧景观环境,增加绿化空间和公共开放空间,恢复筒子河两岸步道和传统四合院建筑环境。

20、对皇城遗址进行保护与展示

张庆委员建议,对皇城遗址进行保护与展示,腾退占压建筑物。以皇家宫殿、衙署、坛庙建筑群、皇家园林为主体,以满足皇家工作、生活、娱乐之需为主要功能的皇城墙虽历史文化价值极高,但损毁严重,仅存南面城墙,东面有少部分城墙实现了保护性复建,部分遗址进行了挖掘、保护和展示。

西面、北面城墙已完全不存,仅在皇城墙的西南角,现灵境胡同附近标识了城墙位置。

21、恢复东安门遗址的历史环境与空间位置

t01f286c523d481ed85.jpg?size=613x370

在明皇城东安门遗址南北两侧恢复皇城城墙,恢复东安门遗址的历史环境与空间位置。进一步扩大东皇城墙遗址展示范围,逐渐实现东皇城墙结合公园绿地形成连线整体保护格局,表达绿树红墙的皇城风韵。

22、增强人们保护皇城墙的意识

近期可采用标识展示的方式,标明西皇城墙及西安门的布局形式和空间位置分布,传达相关历史文化信息,增强人们保护皇城墙的意识。

依据相关法规,创造条件腾退相关单位、拆除占压在西皇城墙原址上的建筑物,开展皇城墙考古工作,有条件时恢复部分城墙考古遗址展示,并恢复部分城墙,增加绿色公共空间,形成与东皇城墙对应的皇城墙保护与展示模式。

23、启动复建地安门的论证

t01c09f2ee3e344acee.jpg?size=494x334

张庆委员建议启动复建地安门的论证。地安门是北京老城重要的历史地标建筑,既是皇城的北门,也是北京中轴线北段的标志性节点之一。地安门的缺失,既影响了老城四重城廓城市格局的完整性,也影响了北京中轴线的完整性。

24、原址复建是好的选择

历史上地安门为面阔七间、单檐歇山顶的单层建筑,建筑体量不大,原址在平安大街与地安门大街交叉口处,与已经复建的地安门雁翅楼形成整体景观。从保护的角度,原址复建是好的选择,只要适当采取交通分流措施,统筹谋划,科学规划,就有可能解决地安门复建的难题。

25、加强进入北京内城的城市意象

t016e2852ced45f9f56.jpg?size=640x425

张庆委员建议原址复建内城西南角楼这一重要标志性节点建筑,使内城南面城墙意象,通过东南角楼及其城墙段、正阳门城楼箭楼和西南角楼连成一线,完整展现内城南面城墙的历史轮廓,加强进入北京内城的城市意象。

26、继续复建永定门的瓮城、箭楼

复建后的永定门城楼南面有空间继续复建永定门的瓮城、箭楼。

目前北京现存城门中还没有一座完整包括城楼、瓮城、箭楼的城门,而永定门最有条件承担这一历史任务,填补这一历史空白,这对正确认识北京城市历史以及北京历史文化的保护、传承、利用具有重要意义。

27、推动先农坛的搬迁

t015845ebe86460c586.jpg?size=640x396

张庆委员介绍,中轴线,四重城廓恢复和保护后,北京老城的基本轮廓就能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目前,天坛医院已经搬迁,口腔医院搬迁工作也已展开。下一步,文史委着力还将推动先农坛的搬迁。

28、恢复北京钟鼓楼“晨钟暮鼓”仪式

苏丹建议,恢复北京钟鼓楼“晨钟暮鼓”的仪式,不仅是对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更是在用一种先进的理论和科学的方法营造北京中轴线的“声音特质”,用建筑、文字、图像之外的另一种文化元素来唤醒古老地域的情感记忆,提升空间魅力。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