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术大师为什么总是挨揍?

最近,在新疆克拉玛依上演了一场牵动武林的好戏,格斗狂人冬瓜对阵咏春点穴大师吕刚,这场对决被看做是一场传统武术的名誉捍卫战。

吕刚自称14岁起在河北沧州学武,21岁毕业于河北武术学院,1999年夺得双截棍实战对打冠军,2000年夺得河北首武术散打比赛冠军,2005年到河南少林寺学,主修、长拳、洪拳、阳光拳、观音掌、二指禅、气功、少林棍、剑、九节鞭……

总之来头不小。

头衔虽然响亮,但吕刚在擂台上的表现令人不敢恭维。在格斗狂人的重拳面前,他毫无还手之力,一分钟内被击倒3次,鼻梁骨折,血流满面。

虽然场面难看,但吕刚赛后并不服输,他认为:

吕刚并不是第一个在擂台上被格斗选手痛打的传武大师。在他之前,太极雷雷、“里合腿”田野等多名大师都已经栽过了跟头。

大师挨打,已经成为中国武术界的日常,太极、咏春、八卦……各大门派前仆后继,不是在挨打,就是在挨打的路上。

每个大师上台之前都自信满满,声称要教训无知狂徒,为传统武术正名。一登擂台,却又纷纷丢盔弃甲、脸肿鼻青。

为什么中国的武术大师如此不堪一击?

掌门花式挨揍史

史上最快倒地:雷雷

第一个开启传武擂台之旅的是太极传人雷雷。

雷雷对传统武术,尤其是自己修习的太极充满自信,对现代搏击颇为不屑,自称能轻松破解MMA(综合格斗)中公认无解的技术“裸绞”。因此与退役MMA选手结下梁子,约了一架。

在开战之前,雷雷摆出了白鹤亮翅的抱架:

这个抱架很帅,但是不太实用:三秒钟过后,雷雷就被击倒在地,并被按在地上痛殴,在比赛仅进行了10秒钟的情况下,裁判不得不提前中止比赛,解救雷雷。

在赛后采访中,雷雷表示摔倒并不是因为对手的拳太重,而是自己脚底打滑;

交手中落入下风则是因为手下留情,没有使用内力。

被问及为什么有内力不用,雷雷表示:可能会出人命,“术高莫用”。

史上首位被裁判KO的选手:郑家宽

郑家宽身兼咏春、太极两派弟子身份。一方面,除了自称习得“失传已久”的《五枚师太古咏春金鸡拳》外,他还拜入太极“大师”马保国门下成为入室弟子。

去年五月,郑家宽与跆拳道选手张龙进行了一场跨界对决。

在比赛中,郑家宽多次使用掐喉咙等犯规动作,先后被裁判警告三次,最终被张龙使用“十字固”技术制伏。

正常来说,此时比赛胜负已分,双方应当握手言和。恼羞成怒的郑家宽却在起身之后偷袭对手。此时,看不下去的当值裁判出手了,他使用一招“裸绞”从背后再次制伏了郑家宽。

由于本场比赛,郑家宽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被对手和裁判先后制伏的男人。

双拳不敌一手:余昌华

太极输了,中国功夫没输,毕竟其他门派还没有出手。很快,两位咏春高手也站出来向现代搏击宣战。

他们是一对师徒,师傅余昌华是咏春六段,据称是叶问徒孙,徒弟丁浩年龄26岁,正是拳怕少壮的年纪。

和余昌华对垒的是业余拳击手熊呈呈。据熊呈呈称,他右臂曾受严重伤病,所以右臂背在身后,打拳只用左手。

可能是缺乏对阵独臂选手的经验,余昌华的咏春寸拳、标指等高级技术无从施展,反而很快被让了一只手的熊呈呈击倒在地:

原定三回合的比赛在进行了一回合后,裁判宣布提前结束,因为比赛已经没有悬念。

赛后,余昌华总结了比赛失利的部分原因:

首先,自己带伤上阵,但是很硬汉,没有对外声张。

其次,食宿不到位,7个人才两个菜,没有吃饱。

再次,比赛场地突然由广东改到北方,气候不适应,牙疼、流鼻血,影响竞技状态。

虽然裁判判余昌华负,但他认为:“熊呈呈在攻击我的过程中……有效的击中的话,就一两拳。”

也就是说自己没输。

一场比赛被打倒六次:丁浩

余昌华的弟子丁浩则主动向年龄比自己大13岁的选手发出挑战,誓要为师门报仇。

一开场,他就使用咏春“寸拳”连续攻击对手的头部,孰料对方被击中几下后并未受伤,反而将丁浩摔倒在地。此后丁浩连续被击倒六次,裁判宣布比赛结束。

除了师傅余昌华总结的部分原因,如食宿、气候之外,丁浩还提出一个更尖锐的问题:场地都是对方的人,赢了可能走不掉。

有媒体采访了当值裁判,他对丁浩的评价是:“一分钟后还在坚持……还是挺顽强的。”

对于这场比赛,咏春全国总会表示:二人不能代表咏春。

开局挂彩:田野

接下来粉墨登场的是“里合腿”高手田野。

田野的看家功夫是腿法,自称曾打败俄国80KG级拳王。

他的出场look是貂皮大衣,赛前宣言是:要用“里合腿”和“铁牛肘”让大家知道什么是中国传统武术。

比赛开始后,田野开始了狂风骤雨的攻势,不停用摆拳攻击对手头部,攻势虽猛,对方却无动于衷。反而是田野挨了一套肘击+上勾拳之后,马上血流满面,紧急包扎。

带着纱布的田野在第二回合进行1分42秒之后,被一记飞膝击倒,比赛结束。

赛前豪言要秀出的“里合腿”和“铁牛肘”也没来得及施展。

几天后,有人在火车站遇到了田野,他独自一人拎着旅行箱,走路一瘸一拐,显得颇为落寞。

传统武术最大的问题就是自己把自己骗了

太阳底下无新事,挨揍的滋味,田野、雷雷的师父、师叔们早就品尝过了。

上个世纪,香港武术界曾多次到东南亚交流,次次都是惨败而回。

|1958年,香港太极拳师40秒被泰拳拳手击昏

|1974年,中泰拳师“生死决斗”,中方0胜4负

早在民国时期,由于实战能力堪忧,有识之士对于“国术向何处去”这一问题就进行了深入探讨,主流意见是:“练国术目的是要积极的来锻炼国民的体魄,并不是目的就在于格斗”,“套路”形同体操,恰好合用。

1955年,国家体委正式取消了对抗形式的武术比赛,以套路表演为主,武术全面体操化,距离实战就更远了。

出生于1915年的国家级荣誉武术裁判康绍远,从民国时期就开始学习“国术”,是中国屈指可数的武术九段之一,亲身经历了传统武术“套路化”的进程。

他对武术的看法是:“武术就是套路,套路的形成才表明了武术的形成”。“武术不是起源于技击,而是起源于舞蹈。不能因为动作跟技击好像类似、相同,就误认为武术是为了打人的技击性练习”。

对于武术的实战能力,他评价道:“年轻时,我也是坚信武术的技击性。后来接触了拳击、摔跤、击剑以后,从武术与这些项目的比较中,我才发现,武术就是一个锻炼项目和锻炼身体的各种姿势:如果不练习拳击、摔跤、击剑等项目,你是不会认清这个问题的。并且,从技击的角度来看,只练武术在认识上会走上歧路。

可惜大多数传武练习者并不具备康绍远先生的自知之明。

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写道:无知即力量,这句话很好地解释了雷雷、田野们的自信来源。

在尝到现代搏击的铁拳之前,这些沉浸在个人世界的大师们,既没有经历过科学的训练,又严重缺乏实战经验,以至于对现代搏击体系训练下的对手一无所知。

|拳击手的力量

|拳击手的速度

|拳击手的敏捷性

经过长期的发展,现代搏击早已成为一门包含理论、装备、训练方法、饮食调配、心理辅导在内的精细科学,一项经受全世界十亿双眼睛考验的成熟项目。

相比之下,传统武术仍在闭门造车,既不重视训练,也极少实战,不强调力量、速度、体能,反而沉迷于玄而又玄的“内力”、“寸劲”。

在某档寻找武术大师的节目中,雷雷曾展示过自己的独门神功:向一只西瓜拍出一掌,然后让工作人员把西瓜切开,西瓜内部看起来像是腐坏了一般。

雷雷解释道:这便是内力的作用。

事后有记者透露,雷雷所拍打的西瓜,在表演之前已被工作人员做过手脚。

其实,就算能打坏一个西瓜,又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呢?中国运动员林丹可以用羽毛球轻松打穿西瓜,靠的并不是什么秘不外宣的神功,就是大力出奇迹而已。

在擂台上,无论是吕刚的“点穴”还是田野的“里合腿”亦或咏春的“粘手”、太极的“卸力”,最终都没有让传武大师们逃过被直拳与飞膝KO的命运。

希望这些挨揍的惨痛经历能让传统武术爱好者意识到,作为一项运动,格斗并没有什么反物理规律的神奇窍门,它遵循一切运动项目的普遍规律:更快、更高、更强。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既然格斗是一项运动,那么格斗家首先应该是优秀的运动员,但任何项目里的像样运动员都不会有田野、雷雷这般糟糕的身材管理——在他们身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训练痕迹。

|大腹便便的里合腿“大师”

他们的实战表现正与他们的身材相配——与格斗选手的比试几乎都是一边倒的惨败。

他们的拳头绵软无力,对手甚至懒得防守:

|田野VS格斗狂人

|丁浩VS熊呈呈

他们的抗击打能力极差,连简单的直拳都防守不住:

同样乏善可陈的还有他们的体能状况。

6月26日,坐拥近200万粉丝、号称精通八极拳、千斤坠、寸劲掌的散手大师刘俊擂台对阵职业选手薄福凡,结果比赛进行1分钟后就因体力不支弃权。

|开场10秒钟后,刘俊向裁判表示:累死了

没有基本的身体素质,一切技术都是空谈。

不久前,71岁的施瓦辛格就用亲身经历证实了身体素质的重要性。

当时,施瓦辛格正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出席推广运动与健身的阿诺德体育节。

现场粉丝火爆如潮,斯瓦辛格背对演讲台侃侃而谈。

突然,一个黑影划过围观群众头顶上空,飞速跃起,合并双膝用尽全身力气,对准他的后背猛踹过去。

结果,施瓦辛格只是踉跄了几步。

反倒是偷袭者脸朝地面,被一股强大的定力,反弹下去,重重摔倒在地。

涉事男子当场摔个四仰八叉,保安人员立即上前将其按住并制服。

施瓦辛格毫发无伤,事后他在推特上这样回复袭击“我还以为只是被人群挤了一下”。

刚刚做过心脏手术的施瓦辛格如此轻描淡写,不禁令人感叹:“施瓦辛格壮得像一堵墙”。

如果站在现场的是雷雷、吕刚等传武大师,后果恐不堪设想。

身体素质是一切运动项目的基石——不仅仅限于格斗领域。

由于糟糕的身材,中国男足运动员经常被调侃为“白斩鸡”,一种常见的说法是,由于人种差距,中国运动员很难练出健美的身材。

易建联就是最佳反例。

在登陆NBA以前,他就是一个竹竿身材、对抗能力严重不足的球员。

但在美国待了几年后,他变成了“魔鬼筋肉人”。

撕掉“瘦弱”这个标签,易建联个人形象得到一次大的提升。

是自律让他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保持强健的体魄。

如今,在国际赛场上,能抗衡世界一流运动员的,也只有易建联。

差距不仅仅来自职业运动员。体育产业是一座金字塔,只有全民体育构筑起牢固的塔基,才能源源不断地培养出优秀的选手。

以中美两国都很流行的闯关类节目做对比。

中国最流行的“XX向前冲”最大的卖点是衣着清凉的美女,相比之下,美国的同类节目堪称是极限运动。

在巨石强森主办的最新闯关节目《泰坦》里,人气最高的选手之一克里斯鲁登虽然是一名残障人士,但身手之矫健,足以让普通人汗颜。

生来只有两根手指的他一出场,就敢这样豪言“没有我举不起的重量,没有我爬不上的墙,没有我无法跨越的障碍”。

健力扭转了他的命运。

7次比赛,6次冠军,打破非官方记录。

如今的他,爱上“不管什么情境我能成功“感觉,作为青年励志演讲家,他致力于向那些失去希望的孩子证明,希望是存在的。

同样通过最严苛激烈体能运动节目,挑战身体极限,解释生命另一种可能的,还有这位身材最娇小,年纪最大的单亲妈妈选手。

她有两个女儿,她为女儿而战。

两位肌肉女生,徒手拉着绑着铁球的绳,制造狂暴气旋,撞向直立的铁柱子,谁在规定时间,最快将5颗柱子撞倒,谁获胜。

她咬着牙,憋着劲,巧用力,转动身体,一口气连续撞倒4根,大幅度赶超对手。

柱子的每一次倾倒,都是一次胜利,一个新的开始。

巨石强森节目的选手覆盖美国境内各行各业,这个最先进,最具有开创性舞台,为无数人运动爱好者搭建了实现梦想的通道。

在这些地狱级别的闯关节目里,甚至不乏青少年的身影。

小小少年展现出来的速度和力量,足以秒杀一大波成年人。

这身手,这敏捷度,绝非一个“强”字了得。

相比之下,中国传统武术界活跃的不是骨瘦如柴的道长、就是大腹便便的和尚。指望他们与训练有素的职业运动员抗衡,实在是痴人说梦。

我们距离真正的高水平格斗有多远

2015年4月12日,在一档名为《昆仑决》的国内格斗赛事中,中国选手杨建平对阵日本选手孤山信,争夺该赛事的“MMA轻量级洲际冠军金腰带”。

他的对手日本选手孤山信号称“日本冲绳最强空手道”,“长期在海外训练,熟悉空手道、拳击、自由搏击、柔道和巴西柔术等多种格斗项目,多次斩获格斗赛事冠军。”

在比赛中,孤山信本来占尽上风,已经使用“裸绞”技术控制住了杨建平,却又突然松开手臂,使杨建平得以挣脱,展开反击。

两分钟后,孤山信向裁判表示投降,杨建平获胜,取得金腰带及200万元奖金。

这场扬我国威、痛揍日本拳王的好戏过程实在蹊跷。

在外网上搜索孤山信的相关信息,只能找到一个没有照片的网页,页面显示他唯一的战绩就是输给了杨建平,是一位历史战绩0胜1负的“最强空手道”。

无独有偶,去年10月份,一场“六国拳王争霸赛”在河南登封举行。据赛事主办方事先宣传,当天的重头戏将在51岁的少林弟子释延孜和来自坦桑尼亚、15战14胜1负的30岁的“搏击悍将”盖博瑞之间进行。

在这场噱头十足的比赛中,“搏击悍将”盖瑞博毫无进攻欲望,只是象征性地发动了几次扫腿进攻,在挨了释延孜一拳后,便直接瘫软在拳台,用时43秒便举手投降。

赛后有人证实,这位非洲拳王实为沈阳航空航天大学留学生,在中国打了六场比赛,战绩为1胜5负。在该场“金腰带争夺战”中,他的出场费仅为6000元。

在这种竞技水平的赛事中,当然不可能出现有实力的选手。

内地第一代散打运动员邹国俊曾为多档国内比武节目担任顾问,但他坦承,由于中国选手的实力水平较弱,70%以上的国际一线拳手他都不敢引进。

中国没有像样的搏击选手吗?

有。在代表世界综合格斗最高水平的UFC联赛中,就有多位中国选手效力。

UFC联赛使用标准的MMA(综合格斗)规则,对拳击、泰拳、柔道、摔跤……等各种各样的格斗技术都保持开放的态度。在UFC联赛的中国选手中,有人练散打出身,有人练自由式摔跤出身……但没有一个是传统武术门派培养出来的。

这些选手中,名声最响亮的是绰号“吸血魔”的李景亮。相对于国内格斗明星一龙、杨建平一场比赛动辄上百万的出场费,李景亮每场比赛的出场费仅为5万美元——这已经是中国选手的最高水平。

|李景亮在比赛中

被问及为何不参加收入更高的国内赛事,他的回答是:“UFC是最好的,我就要打最好的。最重要的是,UFC做的赛事很干净,没有丑闻。”

在竞争激烈的UFC次中量级中,李景亮的排名位于50名上下,属于联赛中游水平。这个成绩不算十分出色,但相比起中国综合格斗的先行者张铁泉、居马别克等人,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此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女选手张伟丽,她目前的排名为世界第五,如果能在今年8与31日对阵安德拉德的比赛中取胜,她将成为中国第一个UFC世界冠军。

承认差距、持续进步,才是处于后发地位的中国搏击应该采取的态度,而不是像被暴打的掌门们一样,全身上下,只有嘴硬。

从训练水平、职业态度的差距来看,中国武术掌门挨打再正常不过了。如果不能正视差距,他们不仅过去曾经挨打、现在正在挨打,将来仍将继续挨打。

老舍曾经写过一部小说《断魂枪》,其中的主人公沙子龙以“五虎断魂枪”威震江湖,却在晚年放弃武艺,做回一个开客栈的普通人。因为他清楚地明白:在洋枪洋炮的年代里,自己的武艺传下去只会误人子弟,“东方的大梦没法子不醒了”。

棍棒不敌枪炮,套路不敌肌肉,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但许多年后,中国的掌门们还是不肯醒——有的是在做梦,有的是在装睡。

让掌门们挨几顿揍对中国搏击事业来讲未必是坏事,既然不愿意醒,就打醒好了。不断惨败同时又不断自欺欺人的中国传统武术,是没有出路的。

在西方观众欣赏世界级格斗赛事的时候,中文互联网上最瞩目的比赛是打王八拳的掌门被退役业余选手暴打,这样的局面是时候改变了。

如果能推动中国搏击事业的发展、强化全民体育意识,大师们的打也算没有白挨。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