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能够源远流长的三个结论 三 :民族文明决定生存方式

从本质上说, 一个 民族所创造的文明,就是这个 民族的全部生存方式

 
从 民族竞争的意义上说, 民族文明是该 民族特立独行于世界 民族之林的根基,又是该 民族抗击其他文明蚕食的本体武器 。文明形式有多么饱满, 民族的生 命状态就有多么强大;文明形式有多少缺陷, 民族的生命状态就有多少死穴 。

  漫长的历史兴亡,一再证明了这个残酷的真理 。

  与中国春秋战国大体同步的古希腊文明,是一种温和脆弱的海岛 民族的文明 。尽管这个文明中所蕴涵的深刻的哲学、理性的法学、浪漫的神话与一些著名的科学原理,已经成为人类不朽的文明遗产 。但是,古希腊文明缺乏一种内在的强悍与巨大的生命张力 。她们关注深邃的生命存在的意义,所以诞生了深刻的哲学 。她们关注自己存在秩序的文明化,所以诞生了法学 。她们沉溺于浪漫的幻想,所以编织了灿烂的神话 。然则, 一个拥有如此文明的 民族,却竟然没有诞生兵学著作——一种伟大抗争精神的结晶!这只能说明,对外部世界的防范抵御的意识,根本没有成为这个 民族的文明组成部分 。最终的结果,古希腊 民族没有逃脱灭亡的厄运,被文明落后的罗马 民族的步兵无情的消灭了 。文胜于质,是古希腊文明的致命缺陷,也是古希腊 民族悲剧的必然所在 。

  幅员辽阔的罗马帝国,则是战马剑盾铸成的刚性社会 。他缺乏丰厚渊深的原生文明,又拒绝汲取古希腊文明而改造自身 。虽然强悍,却没有柔韧的文明根基 。罗马帝国留给人类的,除了庞大的斗兽场、血腥的奴隶角斗场、 无数的征服战例、奢靡的沐浴方式与酗酒恶习,以及一部《罗马法典》与哲学诡辩派之外,还有什么呢?对于 一个存在千年左右的世界性帝国,其主体文明竟然如此贫瘠,确实令人不胜惋惜 。 惟其如此,在历史岁月的侵蚀中,罗马 民族最终无声无息的解体了 。倒是曾经被他征服的许多 民族,依旧没有灭亡 。质胜于文,这是古罗马文明的致命缺陷,也是古罗马 民族悲剧的必然所在 。

   民族竞争是全方位的竞争,是综合素质的竞争 。决定 民族命运的,绝不仅仅是战争与暴力 。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文明形式本身的 冲突竞争 。生活方式是否具有包容性?语言文字是否简洁并具有美感?是否有利于交流传播? 信仰是否具有多元特点?并对其他 民族的信仰形式具有共处性?人文精神、价值观念、伦理道德、国家形式、社会结构、消闲方式、审美方式、居住方式、人际关系准则、婚姻与两性关系的传统、家庭与家族形式的亲和力等等 等等,是否具有坚实的根基?是否具有强大的精神感召力? 归纳起来,就是由所有这些方面综合形成的文明方式,对本 民族个体是否具有深刻的吸引力、强烈的凝聚力?对不同 民族是否具有包容性与亲和力? 文明 冲突是 民族竞争的“软”形式 。它更为长久的决定着 一个 民族的兴衰荣辱 。文明形式不具有弹性(包容性与亲和力)的 民族,必然是 民族文明的尊严极端化的 民族,也就是老虎屁股式文明 。这种文明的 民族,必然陷于 连续不断的外部 冲突与内部族群文明的 冲突,谁也容纳不下谁,最终导致整 个 民族的衰落 。历史不乏文明 冲突导致战争与对抗的例子 。

  十字军东征大约是中世纪东西方文明 冲突最典型的战争 。所谓宗教圣战,无一不是文明 冲突引发的战争 。就现存文明 民族而言,在文明 冲突中受伤害最深的恐怕莫过于以色列 民族 。一部《圣经》中的 一个故事, 一个犹大,使以色列人在西方 民族(文明)宗教世界堕入了万劫 不复的地狱 。

  一切对犹太 民族的残害杀戮,莫不起源于这个“神圣”的故事!从这个意义上说,犹太 民族的灾难至今仍然没有结束,因为某种文明的狭隘与偏见仍然没有结束 。

  中国 民族的圣人是孔子 。孔子在世时的敌人多如牛毛 。可那个中国人要将孔子敌人的后裔当作异类消灭,那在中国 民族看来简直要笑掉大牙,连认真的愤怒都不需要 。可能有人说这是不伦不类的比较 。我倒认为非常的能说明问题 。假如说出卖孔子的叛徒还没有找到,那么出卖武圣人关羽的孟达总是真有其人吧,还有割去了关羽头颅的潘璋(东吴大将)也是证据确凿吧 。可是,非但封关羽为“圣”为“王”的政权没有下令将潘璋、孟达的后裔(潘孟二族)斩草除根,就是那些最讲“忠义”精神、尊关羽为“鼻祖”的中国会道门们,也没有对潘孟二族寻仇 。中国 民族在汉代之后最痛恨的人是秦始皇(姑且不说对不对),可是秦姓依然在繁衍,以致出了个遗臭万年的秦桧之后,竟然姓秦者依然如过江之鲫!

  不要说中国文明不认真不严肃没有仇恨意识 。斤斤计较仇恨的文明永远不会 “泛滥”为汪洋恣肆的文明 。说到底,还是文明的“海纳”问题 。

  中国 民族在历史上遇到的文明 冲突大约有四种情况:一、外来 民族入侵而被趋赶后,残存人口保留的文明 。二、自愿归化的少数 民族的文明 。 、和平往来中流入中国的外来 民族文明 。 四、周边 民族的文明伸展 。以上四种情况,大约每个 民族(尤其是大 民族)都会或多或少的遇到, 所以也可以说它是具有普遍性的四种情况 。

  对待文明 冲突,每个 民族并非都是相同的对策 。

  就整个欧洲而言,可以说文明形态并无大的差异,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欧洲就是 一个大的文明形态 。其文明形式的差异,绝不会大于中国西北与岭南人之间的差异 。西方学者动辄精通十几种语言,恩格斯能“结结巴巴的说二十多种语言”,即或普通的文化人大约也能通晓五种语言 。这就是文明基本标志—— 语言文字的相似性 。而在中国,除了文字的统一,语言可真是千差万别,江南岭南数十里不同语的山区大有在者 。饮食、居住、婚姻、风俗等等,也自古有“十里不同俗”之说 。

  然而,中国却是 一个拥有稳定的共同文明的大国 。欧洲却从来都是由许多许多文明相似的国家组成的 民族生存区域 。这就是 民族文明消解 冲突的能力所致 。

  中国文明对前两种情况下的文明 冲突,总是有着一种伟大的情怀——“以仁为本” 。具体说,不夺其地,不变其俗,不杀其人 。即或对于那些曾经以野蛮方式对待我族而后来成为失败者的夙敌,也不睚眦必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种事例在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 。春秋对夷狄,秦汉对匈奴,隋唐对胡人,明对蒙古,民国对满族,二战中对**战俘,抗美援朝对美国战俘……不要说中国人应该狠毒 。正是这种伟大的“王师”气魄,使中国文明保持了饱满的文明正义的资本,从而在危亡关头敢于大无畏的面对任何强敌 。整个农业文明的数千年,中国屡屡面对无赖 民族的纠缠,但却从来没有丧失高贵的人性尊严,从来没有与无赖之敌一起堕入灵魂的地狱 。中国文明中历来有“杀降不详”的价值观念,从不推崇那些残暴杀降的功臣 。

   一个典型例子 。战国秦昭王时期的统帅白起战功卓著,每战拔城十座以上,最后打得山东六国无人敢于挂帅迎敌 。后来的长平大战中,白起秘密挂帅,一战灭敌五十万,创造了中国兵法的最高典型,堪称战神当之无愧!然则由于他坑杀赵国降卒四十万,却被中国的正统史家永远的打入另策,从来不列为名将褒奖(当代研究除外) 。相比之下,** 民族的靖国神社堂而皇之的供奉肆虐屠杀的 “英雄”,除了说明这个 民族没有多少名将英雄可供奉外, 民族文明的卑俗猥琐的价值观当是更为深层的原因 。

  对和平流入的外来 民族的文明,中国文明历来持包容态度,任其自生自灭 。


  中国文明在对外战争中所具有的人道主义光辉,永远是世界历史的一盏明灯 。不要因为我们落后了,就将那些曾经是野兽般残酷屠杀与掠夺世界的所谓发达文明,看得如同他们自己标榜的那样道貌岸然 。对那些家伙别太当真 。历史的发展终究是平衡的, 一个依靠屠杀掠夺其他 民族而积累了原始资本的血腥 民族,不管他后来戴上了何等光芒闪烁的桂冠并且以世界领袖自居,他 终究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列宁曾经提出过 一个概念,叫做“历史的报应”, 好象还举了印度与英国作为例子(请那位网友论述一下,我一下记不清了) 。

  这是 民族生存竞争的法则之一 。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请记住中国人的这句老话 。在世界大 民族中,没有 一个 民族的崛起会象中国 民族这样具有文明的正义性与资本的正义性 。中国 民族没有文明历史的大血债,没有资本掠夺的大 血债 。中国的崛起完全依靠着自己的力量,依靠自己的勤奋与智慧 。不要以 为这种伟大的文明情怀是一种迂腐,她是人性文明的高贵所在 。 一个 民族在数千年历史中能够始终如一的保持这种高贵的文明心态,即或是一时落后, 即或是曾经屈辱,也无法掩盖她不朽的万丈光焰!

  想一想,法西斯主义为什么没有在中国诞生?为什么偏偏诞生在自诩“最优秀种族”的日耳曼 民族?而对这种邪恶“主义”的毁灭性失败,很少有人从其文明根源中去探询,却围绕战术与武器找原因 。这种卑劣与浅薄以 ** 民族为甚,至今还在喋喋不休的探讨“二战如果这么这么打,**就会胜利” 。从游戏软件到研究文章,从靖国神社到天皇、议会、政府,无耻低能得令人齿冷 。 一个强盗杀人放火而遭痛打,竟然一味埋怨自己跑得不快,否则如何能被捉住?却从不去想强盗行径本身的“原罪” 。只要做强盗,一开始就注定了他必然的结果,即或赢得了一场战争,这种被杀的结果总会到来 。

   一个 民族的文明中隐藏了邪恶与疯狂的基因,能说这个 民族的文明是健全的高贵的成熟的么?

  对待周边 民族文明,中国文明依然是以一贯之的国策,古人人称做“ 怀柔”“安抚”或者“绥靖” 。实际上就是立足于和平共处的有限让步,从而 获得文明共生 。无论中国强大与贫弱,这个传统都没有大的偏离 。对越南,对朝鲜,对蒙古,以及对周边更小的 民族,几乎没有例外 。

  这种和平安边的久远传统,是中国消解文明 冲突的基本国策之一 。在历史上,她带给中国 民族一种旷远持久的亲和力、感召力,使周边小 民族产生了滚雪球式的归化效应 。最终,中国文明非但没有消亡,而且稳定的壮大为多 民族文明的泱泱大国 。 一个具有强大消解能力的文明形态,必然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

   一个缺乏消解能力的文明,必然是踽踽独行,难以滚大 。有人说,大了有什么好? 统一有什么好?劝这些朋友去问问欧洲共同体那些竭尽全力追求欧洲统一的官员和有识之士,富得流油的小国家小 民族有何不好,偏要追求劳什子大欧洲统一?何况还在当代社会?再去问问西方与**那些专门研究中国分裂为 多少个“国家”合适的机构与学者,为什么如此卖力?中国“小”了对谁好? 现在的大中国(尽管还是残缺的)对谁不好?一种汪洋恣肆的强大文明形态,如果同时以统一国家的形式出现,其对 民族的凝聚力与未来无可限量的竞争力的巨大意义,无论如何估计都不会过高 。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整体文明灭亡后个体的悲惨命运是无须论证的 。它已经被无数的历史事实所证明,绝不会因为世界发展到了“今天”,有了所谓人权理论而改变 。时髦者们发发牢骚骂骂大统一大文明何尝不可,然则千万别上脸当真 。毕竟,惶惶若丧家之犬的日子谁也不会向往 。看看我们那些海外的所谓“民运”人士,不惜游说美国国会断绝与中国的一切贸易往来,彻底 摧毁现政权,再造 一个“民主中国”(魏京生可谓典型)!美国人嘲笑这是比冷战思维还要极端的极端观念,嘲笑一通之后,连魏京生的“办公桌”都被端了 。且不说这并不是美国人有伟大的文明胸怀 。即或真如魏京生所言,彻底打烂重来,可能么?一旦打烂,重来的机会何在?统一文明的框架一旦解体,虎视眈眈的列强们岂容你“重建”更伟大的更有力的文明框架?

  文明的发展,本质上是渐进的 。中国文明在当代的境遇,如同濒临泥沼悬崖的巨大的战车,只有一丝一丝的从旧日泥沼中拔起,一丝一丝的脱离临渊之危,稳健渐进的驶入快车大道,才是唯一的选择 。任何投鼠不忌器的莽汉们,都会导致中国 民族与文明的整体毁灭 。

老政委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