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月薪3万母亲:养一个孩子还行 两个肯定吃力
    2017年08月07日  分类 生活   阅读   博主 70后

即使妈妈月入3万元,孩子的教育费用也是“不可承受之重”?

近日,一篇名为《月薪3万,也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的文章在网上热传,一名企业高管晒出了暑期在女儿身上的开销,加上游学、钢琴、游泳等,需要35000元。

对此,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多名上海家长。

其中,一名面临“小升初”的孩子,暑假月均上课花销在4000-5000元,这让家有二宝、月入3万的母亲自觉“能力有限”。

一名幼儿园4岁的孩子,足球、早教、芭蕾等纯教育费用,一年也要七八万元。

“生活不总是快乐的,天天笑的是傻子。努力、承受痛苦,才能体验成功的快乐。”一名父亲告诉记者,“希望我儿子长大,就如同江小鱼出了恶人谷。”

不过也有家长表示,养娃这事,丰俭由人。

对于“报班热”,有专家表示,部分家长存在盲目攀比心理,甚至是一种教育炫富,往往忽略了孩子的个性与兴趣。

月入三万妈妈:预留二娃课费,大娃万元补课费今年减半

“为什么这么惨兮兮的?因为孩子放暑假了!”近日,一篇名为《月薪3万,也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的文章,引起网上热议。

文章中,一名月薪3万出头的企业高管,晒出了暑期内在小学五年级女儿身上的花销:20000(美国游学)+5000(阿姨)+2000(钢琴)+2000(游泳)+6000(培优)=35000元。该文称,看起来每个月累死累活挣钱不少,其实孩子一个暑假就能花个精光。

上文这名母亲的育儿花销,并非天方夜谭。

王虹在上海从事儿童教育行业,月收入3万元,有两个孩子,她的丈夫在高校任教。王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月薪3万养一个还行,两个肯定吃力,当然爸爸也要给力才可以。”

王虹家的“老大”贝壳现在上小学,即将升入预初,暑假报了不少兴趣班。她粗略地算了笔账,“只是上课的话,差不多每月平均花费4000-5000元。”

贝壳每周上一次的课程有大提琴(500元/次)、法语(300元/次)、游泳(100元/次),每周两次的课程是篮球(160元/次)。另外,还要在少年宫学画画,并上教培机构的数学网课。

谈及给孩子报班的原因,王虹说:“暑期报班主要是不想让小朋友荒废在家看iPad,就是想找点健康、有趣的事让她干。”

“升学肯定也有一部分因素。上海中考体育分值占50分呢。”她说。

在今年之前,贝壳每月仅仅上课就要花费1万元打底。但“老二”可可也渐渐长大,她已经说过好几次想学跳舞弹琴了。为了预先留出可可的教育费用,“我只能精简又精简,以前(贝壳)还有画画、英语、戏剧、书法,今年我只保留了不得不保留的几门。”王虹说。

为此,她“感觉很对不起贝壳”。“我有时候挺沮丧的,想给孩子最好的,但能力有限。”她告诉记者,自己和丈夫每月的工资,在负担俩孩子的教育费和生活费之后,也所剩无几。

王虹的朋友戴小月也是一位妈妈,她认为:“养娃这事丰俭由人。有很多可有可无的是可以省的。”她举例说,王虹家的贝壳只要省掉大提琴课,教育费用立刻能省一半出来。

但王虹不这么认为,她反而觉得大提琴课是“图了个巧”。因为大提琴是英文授课,她就当作是英语口语跟大提琴一起上了,省了学英语的钱,“不然我每次付费心都在滴血”。

海外游学费用高昂,有家长打算自己组团

澎湃新闻记者采访发现,“天价”育儿开销中,游学的花费常常占很大比重。

陈宇的女儿在上海一所知名初中就读,每年英语中级口译笔试辅导费用是1万元,物理基础班4000元,数学辅导班3200元,钢琴一年学费1万元,“女儿今年参加了学校组织的英国游学,半个月3万元。”

而王虹今年没让贝壳去游学,“今年暑假本来打算去游学的,选了法国和美国两个营,但是因为刚买了学区房,就没给孩子报。现在机构报出来的价格,人均普遍在三万左右,有的高达五六万,太贵了。”

她认为,如今出国游学异常火爆,但因为缺乏监管,乱象丛生,层层代理导致价格虚高,还存在游而不学的问题,“明年打算自己组团,到当地报名。机构报出来的价格,我觉得一半就够了。”

关于游学,随着监管力量的介入,王虹的顾虑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可以打消。2016年底,国家旅游局发布新的旅游行业标准《研学旅行服务规范》,规范于今年5月1日开始施行,对研学旅行服务的教育服务项目、流程、设施及教材,以及相配套的交通、住宿、餐饮、导游讲解和医疗救助等方面制定了明确标准。

家长李玲则不迷信游学,她认为孩子身体棒是第一位的,“孩子没有游学压力,其实国内好多地方还没去呢,国内值得好好看看。” 她说,现在的社会环境,问题反而在于要怎么把丢掉的中国传统文化补回来。

“希望我儿子长大,就如同江小鱼出了恶人谷”

对于董宗华的儿子东东来说,这个暑假基本上是为升学做准备的。董宗华是一名自由培训师,他的妻子是全职妈妈,东东开学即将升入四年级。

“没时间出国,上课都来不及。”董宗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东东暑假只去香港玩了3天,去香港之前在深圳玩了3天,花费在1万元以内。

这个暑假,东东报了两个奥数班,每天上午都有奥数课程,周二和周四下午也有奥数课。除了奥数,东东还要上射箭和书法的兴趣班,每周各一节课。至于上课之外的时间,则由研究生学历的“虎妈”来对他进行课业辅导,学习语文和英语。偶尔,董宗华也会带儿子学学古文。

东东的两门奥数课程,分别是2420元10次课(每次2.5小时)和3150元15次课(每次3小时),射箭课100元/次(每次1.5小时),书法课120元/次(每次1.5小时)。这样算下来,每个月仅上课也要花费将近1万元。不过这样的花费,对他而言还可以接受,基本不构成压力。

董宗华对澎湃新闻记者谈起了他的教育观:“生活不总是快乐的,天天笑的是傻子。努力、承受痛苦,才能体验成功的快乐。”他认为,在目前,帮助孩子考进理想初中是最重要的。

他打趣说:“希望我儿子长大,就如同江小鱼出了恶人谷。”

4岁的幼儿园小朋友小爱,这个暑假也没闲着。

“早教一年2万元98课时,芭蕾一年1万元54课时,足球32课时6000元。”小爱的妈妈何梦告诉记者,“我们这种小小朋友,还没考虑升学呢,也报了挺多的。”小爱一年的教育费用也要花七八万元,这个钱还没有算上买书、买玩具、买衣服。

何梦认为,教育孩子最重要的是教会他们学习的方法,而不是内容本身,这样才能灵活运用知识。

她希望的是,能通过这些早教课程培养小爱对知识的好奇和开放的思想,并初步增进她理解和思考问题的能力。

“这个月买书就花了至少2000元。”何梦说,“小爱现在还没上英语课、思维课、乐器、画画、棋类呢,她刚满了四岁,好多课可以去报名了,又是一笔巨款。”

而王虹也回忆,“贝壳上幼儿园时,大概6-7门兴趣班一起上,英语、数学、跳舞、钢琴、游泳、画画……三年都是只多不少。”

王虹谈起自己的教育观说,“我一直想做的,是给孩子更好的通识教育,从小给孩子艺术、语言、哲学、国学、运动等各个方面的熏陶及指导,更重视孩子的心理营养、人格培养。而不只是会考试。”她还认为,“通识教育培养好了,对学校里的学科教育可以融会贯通,学校里的学科成绩不会太差的。”

专家观点: 有些家长自以为给了孩子更好的教育

针对这种“报班热”,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熊丙奇表示,任何教育必须要尊重孩子本身的个性和兴趣,家长主要做的,应该是发现孩子的个性和兴趣,并顺应其发展。

熊丙奇认为,“报班热”现象反映了三个问题。

问题首先在于,在义务教育未达均衡及中高考现有评价体制下,学生确实面临很大的竞争性压力。在此压力下,报班热、补课热实际上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很多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多学、早学,以便具有竞争优势。

其次,有些家长在选择培训班时并不理性,有盲目攀比的现象。很多家长就是看着别人报班、自己也跟着报,担心孩子少报了班就会落后。这实质上变成了教育攀比,甚至是一种教育炫富。这不但会导致家长焦虑,还制造了家庭经济负担。事实上,即便给孩子报班,也应结合家庭经济情况进行理性规划。

还有一个问题在于,现在有些家长自以为对孩子好、给了孩子更好的教育,但孩子是否需要这样的教育,还需打上问号。选择报班时,有些家长并未尊重孩子的意愿,而是强迫他们去学习所谓的兴趣班,这种兴趣班实际上反映的是家长的意愿。这会导致孩子和家长之间产生矛盾,也令孩子身心疲惫。实际上任何教育必须要尊重孩子本身的个性和兴趣,家长主要做的,应该是发现孩子的个性和兴趣,并顺应其发展,给他们更多自由探索的空间,否则孩子不堪重负,人格身心的发展反而会受影响。

(文中家长及孩子均为化名)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