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计新解:薄氏“借尸还魂”计

 三十六计新解:薄氏“借尸还魂”计

—— 兼答炎黄网友关于薄熙来有无“思想政治路线”之问

(原创:应学俊)

薄熙来彻底倒台,司马南们自然心有戚戚焉。针对司马南庆幸中央没有对薄熙来的“思想政治路线”即“重庆模式”给出任何否定的评论而只“纠缠于”薄的“钱袋子问题”和“床上问题”等,司马南们如一溺水者似乎在波涛漩涡中捞到一根救命稻草,且似乎对薄氏阴魂东山再起仍抱有些许幻想,笔者前几日发一拙文《司马南们最后的稻草》。

笔者在该文中认为:与一巨贪巨腐的裸官、与一口头上大批“资本主义”而将自己的儿子从12岁就送到老牌资本主义英国读书至今未归的裸官、与一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当性关系的腐败高官谈“思想政治路线”实在是过于抬举他了;如果这样的贪官还有什么花言巧语、花拳绣腿的话,那只能归于政治骗子所耍的欺世盗名伎俩——薄正是将自己装扮成救民水火欲“恢复了社会主义道统”者(司马南语)招摇撞骗而差点儿得逞的;如与此等人论“思想政治路线”恰恰中了围点打援、调虎离山诡计,尤其在中国谈社论资剪不断理还乱的“特色”下。在此好有一比:当今如有人打着“劫富济贫、替天行道”旗号而行偷盗杀人越货之苟且实则中饱私囊者,在审判他时,我们能够“纠缠于”与他的“思想、路线”吗?诚若是,那是不是令盗贼正中下怀呢?

司马南们最后的稻草》一文被广泛转载,大多认同。但炎黄论坛一位“zeng168”朋友在基本首肯的同时,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这位朋友认为,“剥离了薄熙来实质意图重回文革政治‘思想路线’的核心问题来谈薄熙来的腐败问题,楼主文章就失掉了现实意义”;他认为薄熙来的“思想路线就是在意图回到文革那样的政治运动”。可笔者想,如再追问一句:薄要“回到文革那样的政治运动”又为哪般呢?难不成薄真是大公无私要“为真理而斗争”?薄有那么高尚吗?不知朋友该作何答?

笔者认为:从薄熙来玩弄欺世盗名政治伎俩的欺骗性、迷惑性角度来说,从中国对上世纪50~70年代极左路线揭批不深不透停留于肤浅的角度来说,这位朋友倒也的确提出了一个颇有价值的问题。故在此专文论及。

一、薄熙来真实的所谓“思想政治路线”其实是什么

对如上文所概括的薄熙来这样巨贪巨腐高官来说,有没有“思想政治路线”呢?从理论上说,应当有。古语云:心之官则思。人们的行为来源于思想理念。那么,薄熙来从大连、辽宁、商务部、重庆一路走来一路贪腐而来,且步步高升,是什么“思想政治路线”指引着他如此而为呢?是“救民水火”的“社会主义道统”吗?是他所信誓旦旦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吗?当然不可能。

那么,薄熙来的“思想政治路线”是什么呢?观其行而度其思,那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何况我也是正宗“红色接班人”,自信“在各方面领先了他的同志”(司马南语),我为何不能登上权力巅峰?为何我不能呼风唤雨指挥一切成为“薄泽东”,而金钱、美女自然早已和必将继续滚滚而来不成问题,更可获得享不尽的被亿万子民顶礼膜拜视为“大救星”的显赫与荣耀。君不见曾流行于网络的《薄熙来之歌》已如此唱道:“啊,薄熙来,世界因你而存在,世界因你而精彩,你是天地间永远的圣者……”此与子民匍匐在地山呼“大救星万岁”还有多少差别呢?

——如果薄熙来有“思想政治路线”,难道不正在于此?

二、薄熙来如何“借尸还魂”实现自己的一枕黄粱

三十六计之第十四计:借尸还魂如上所述,薄熙来真实的“思想政治路线”和其所作所为自然是见不得阳光,绝不能明说的。那么,如何实现自己的“抱负”或曰一枕黄粱呢?薄氏生于1949,时不我待“不能等不能拖”了。薄不乏狡诈“智慧”,不愧一代奸雄,中国古代文化也给了薄氏这样的“智慧”——那就是三十六计之十四计:借尸还魂

“借尸还魂”大约无须解释了。铁拐李借乞丐之尸而还魂的故事可见于元代杂剧《吕洞宾度铁拐李》等古籍。古人批注为:“换代之际,纷立亡国之后者,固借尸还魂之意也”;被人们喻指某些已经死亡的东西,又借助某种形式得以复活并助人达到某种目的。

薄如何“借尸还魂”的呢?薄氏利用民心民怨和客观存在的中国政治运行中的缺陷将“借尸还魂”之计运用得出神入化、巧妙到位,足可以假乱真。

1、薄氏“借尸还魂”的基础

无可否认,社会上一部分人中存在着一种对毛和毛时代的怀念思潮,这很怪异,但也不怪,自有其原因。

上世纪50~70年代中国在极左路线和对毛的“个人迷信”的统辖下,走过了曲折的发展历程,虽有原子弹的试制成功等,但却发生了世界罕见的“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三年大饥荒,饿死数千万百姓,乃至出现“人相食”和“路殍”,后患不断;许多地方是“唱着东方红,迎来苦日子”;在“忆苦思甜”阶级教育中质朴的农民往往一不小心把解放后一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悲惨与解放前之“苦”弄混了的笑话多次尴尬地出现;由于信息的人为封锁和闭塞,普通百姓也无从了解建国后官员腐败的普遍程度已到了毛泽东非发动“三反五反”运动不可的地步;城乡差距、贫富差距被梁漱溟称为“九天九地”,即便城里人从干部到工人工资级差比例也超过资本主义国家;公民连选择居住地的自由也没有,即便饿死也无法外出谋生,更不用说其它权利保障,稍有牢骚便被“右派”被专政;而及至70年代末,我国综合国力和国民经济已经落后于“台湾、香港、韩国、新加坡”这亚洲四小龙,更不用说日本,中国已经有了被开除“球籍”的危险……而这一切,在教科书和官方宣传中是讳莫如深或有选择地轻描淡写的,名曰“团结一致向前看”。于是,从60后起至后来者一代(乃至50后的部分年轻者)对中国1949年以来的历史全貌无法获得客观、理性、全面的了解,对“极左”路线的表现和危害知之甚少,而对于有意过度片面宣传的“伟大、光荣”却印象深刻。这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为尊者讳而偏离事实导致的。所以出现“怀念毛及毛时代”的思潮既怪也不怪。

60后(含50后期)起至后来者一代,年长者(50岁左右)也对三年大饥荒基本无记忆,而在他们成年有清晰理解性记忆时恰恰是改革开放的开始,于是他们切身感受的是改革开放——由于政治体制改革与经济体制改革严重不协调——而导致的种种社会不公、贪污腐败、权大于法、民主被践踏、公民维权异常艰难,这是摸得着看得见的……而由于对历史的模糊、朦胧乃至无知,他们无法进行理性客观的历史比较。所以出现“怀念毛及毛时代”的思潮既怪也不怪。无知者不怪。他们无法体会现在所有“不公”、“黑暗”与文革及文革前相比已经不知进步到哪里去了,而现在的进步也是同样无法与文革及文革前同日而语的。

有几句对话颇具典型地说明了这一点:一位大学毕业已在工作的80后说:“文革那一套是不好,但那时至少是公平的,也不需要为结婚买房压得透不过气来”。他年逾60的叔叔接过话茬说:“你拉倒吧,若在文革和文革前,你这家庭出身为上中农的家伙能不能上到高中还打个问号,你恐怕现在还在田里扒泥巴团呢!结婚买房?那时有房买吗?城里两代三代住十几二十平方的多了去了。即使在美国有多少人大学刚毕业结婚前就能自己有钱买房的?”那位80后半晌无语。窥一斑可知全豹。

2、“借尸还魂”百试不爽的法宝

在这样的基础上,在如薄熙来、司马南之流别有用心的蛊惑下,“今不如昔”的说法产生了,怀念毛及毛时代的幼稚思潮涌动了,否定改革开放回归所谓“社会主义道统”的错误思潮抬头了,其具体事实当无须笔者赘述。

薄熙来深知这种可以利用的“民怨”,借尸还魂,把自己装扮成救民于水火的毛思想路线、正宗社会主义的代表、化身;薄还对中共革命胜利的成因颇有心得:“当年共产党打天下靠的是土地革命,从而‘唤起工农千百万’” (薄氏语)——而今,薄氏欲登权力宝座也将如法炮制“借尸还魂”,用“五个重庆”的“实惠”、用“共同富裕不能等不能拖”的高调如“打土豪分田地”那样换取支持拥戴他登上权力宝座的民心,他大搞“五个重庆”要“惠民”了。

3、以竭泽而渔、饮鸩止渴的“实惠”忽悠子民拥戴薄氏上台

“打土豪分田地”谁不干?“共同富裕”谁不想?但是,与民之“实惠”从何而来?社会财富不是日积月累而来而是可以从天而降的吗?重庆每年财政收入多时不超过2900亿,而“五个重庆”壹万亿投资从何而来?政府机构日常运行公务员工资还要不要钱?新增一万警察工资和诸多现代化装备要不要钱?——薄熙来有办法,组建“八大投融资平台”,以权代法,用“土地期货”抵押掏空银行,不管是否违规违法,不想是否可以为继,重庆政府债务在2011年已超过国际警戒线!“五个重庆”多为非盈利公益项目,借的债如何还?但薄氏借尸还魂有术,薄“借”过毛泽东的话“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实为以权代法),怎不言之凿凿?百姓几人能知“重庆蛋糕”内囊?几人能看“重庆模式”账本?薄氏巧舌如簧满足着被他煽乎起来不可能实现的一朝“共富”的企盼!

薄氏不顾一切了,只要让老百姓“看到实惠”拥戴他十八大登基就行——这就是“共同富裕”为何“不能等不能拖”的真实缘由——是的,生于1949年的薄氏确实“不能等不能拖”了;这就是为何把原计划2020年完成的公租房投资计划生生提前8年抢在2012年完成的真实原因,否则,我们对此无以为解:薄熙来着急什么?

然而很清楚,如果各大城市都按“重庆模式”来搞寅吃卯粮的“共同富裕不能等不能拖”,那将是一场怎样的灾难?而最终承担寅吃卯粮必然的灾难后果的不是高高在上的薄熙来之流,而必然是广大百姓,上世纪50年代人民公社“吃饭不要钱”那种违反客观规律之“共同富裕”的悲惨结局前车可鉴!至于解释这样灾难原因的话语权和官媒是掌握在薄氏一类人手中的,可以连篇累牍归结为种种种种,唯独无须薄氏埋单。至今,不是还有人将三年大饥荒归结为“自然灾害”和“苏修逼债”,而对其真正主要的根源和责任者讳莫如深吗?

4、绝不旁骛而中司马南们之计: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足矣

由此可见,薄熙来有“思想政治路线”吗?我们能把薄氏“借尸还魂”的政治伎俩称为“思想政治路线”吗?我们能在薄氏那些似是而非虚伪的高谈阔论上纠缠不清而让其走卒如司马南们乘机转移话题吗?

我们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足矣,我们就以薄氏不离口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理论之根以及数据和事实戳穿薄氏骗人的谎言和伎俩,这是不是更好呢?其中之一便是:“共同富裕”从来都是马克思及社会主义理论以及邓论中作为最终要实现的目标,而薄氏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高举所谓毛旗号竭力鼓吹“共同富裕不能等不能拖”,打着毛“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幌子,大搞以权代法,大搞寅吃卯粮、违规违法掏空银行、竭泽而渔,饮鸩止渴,故意把目前可以去做的“逐步缩小贫富差距”与目前无法实现的“共同富裕”鱼目混珠混为一谈,这不是“借尸还魂”的政治欺骗又是什么呢?

曾有一网友留言说得好:“‘共同富裕’谁不想?我还想如一些人一样有私家车呢!薄熙来给我吗?不过希特勒倒是曾经许诺德国工人一人一辆小轿车的,于是德国工人也曾呼喊希特勒是‘大救星’”——呵呵,看来这世界上“大救星”还真不少。善良的人们啊!

三、如欲批薄氏所谓“思想政治路线”不如继续深批“极左路线与文革

从薄熙来施政的所作所为看,他真的没有什么自己的“思想政治路线”,他完全是利用民怨和官方对历史的障壁施“借尸还魂”之计。他用以骗取民心的那些表白和主张,即以官方话语体系而言,也完全没有突破我国上世纪50~70年代“极左政治路线”的窠臼,是异化了的马克思主义和被歪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翻版,是如林彪般断章取义取其所需的小把戏。因此,温家宝总理说“‘文革’错误的遗毒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这是不错的。但笔者认为:温总理这里所言所指正是就薄熙来以及这类人用以欺骗公众的手段而言——正因为“文革遗毒”、“极左”路线遗毒没有完全清除,薄熙来之流才有“借尸还魂”的可能,也才还会有一些市场和效果。难道事实不正是这样吗?

说已经登上中国权力巅峰的政治家们如毛泽东等有思想政治路线尚可理解、尚属可能,而说薄熙来这类肮脏的贪腐官员、政治野心家有何“思想政治路线”那不是高抬了他又是什么?而事实证明薄熙来除了耍阴谋诡计、结党营私、聚敛财富美女,除了“借尸还魂”又有何堪称自己独特的系统思想建树呢?——“唱红打黑”、“五个重庆”、“共富不能等”?——前文已述,那是笑话!

所以,如果要批“薄氏思想政治路线”,还不如继续揭批上世纪50~70年代中国的极左路线,揭露“文革”罪行,肃清“文革”遗毒,批判至今尚存的亟待改革的政治弊端和缺陷,进一步推动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改革,进一步落实依法治国,消除以权代法、权大于法的弊端,积极推进制度反腐和干部选举、选拔制度,真正落实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民主权利,促进社会公正和正义的实现。这才是杜绝薄熙来一类腐败的政治骗子及其走卒再次出现的根本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认真总结历史的教训,并让广大人民都知道,这是我们应该坚持去做的。□

2012.10.3.    

【参考文献索引】

▲ 应学俊:司马南们最后的稻草

▲ 应学俊:“矿工刘义宽”提醒:认清薄氏忽悠伎俩

▲ 应学俊:细瞅“重庆模式”账本

▲ 应学俊:当打出“共同富裕”这面闪光而诱人的旗帜

▲ 司马南相关微博截图

  司马南微博截图

▲ 司马南:“马克思主义重庆化”与争夺重庆的舆论战

薄熙来发自肺腑一席话 彻底惊动中南海

让思想冲破牢笼……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