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诡异病逝的思考
    2018年03月02日  分类 杂谈   阅读   博主 大山

据知情人士获悉,2月28日,陈小鲁因急性大面积心肌梗死,在301医院海南三亚分院抢救无效去世,享年72岁,和前国家领导人胡一样的病情,究竟是多大的压力能得这种病。陈小鲁是陈毅元帅之子,曾从军,后经商。陈小鲁的妻子是粟裕之女粟惠宁。陈小鲁向来以敢言著称,2013年曾因写出文革道歉信引起广泛关注。

  安邦保险集团,其实际控制人原来就是著名的“红二代”,陈毅之子陈小鲁。以安邦集团高达万亿的资产,陈小鲁实际控制的财富,应已远非马云、王健林之流可比。事实上,他才是无名有实的真正“中国首富”——怪不得坊间流传,“因为种种原因”,中国真正的巨富都是隐形的;浮在面上的那些“首富”什么,只是笑话而已。要知道,安邦还只是陈小鲁手上实际控制的众多产业之一。
陈小鲁的“第一桶金”,最具象征意义,充分演绎了他的发家之路。在“文革道歉”名声大噪后,陈公子曽一时昏了头,在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主办、搜狐财经合作的“江湖”沙龙第十五期上,公开讲述了自己的发迹史:“下海以后就赚钱养家,我们主要帮助企业上市。我当年办了一件事,广深铁路要上市,后来因为铁道部内部矛盾没上得了,这个事就推迟了。推迟以后,他们就把自己的一笔应收款给卖了,卖了8千万美金自己花了,后来又要准备上市,这个时候把8千万美金回购回来,回购回来就有问题了,因为外币进来的时候,没有经过外管局(领导是吴晓玲),外管局就不干了,他们说怎么能这样。我去找吴晓玲,我说,你批了5亿美金,我们当时国外最大的融资就进来了,你不批就没了。
后来她想半天,那好吧,罚,罚8万美金。整个项目做完,还有一个价格,当时是计委物价局定价,我们争取了价格浮动,给个定价,上浮下浮20%,等于是打破铁道价格垄断开了个口子。这两件事做完,整个项目做完以后,我们拿了多少?30万人民币,企业给我们多发了30万,说奖励。”——上下嘴皮一碰,陈公子60万元就轻松到手。这可是1992年时的60万呵,怪不得官员亲属发财容易,“红二代”“官二代”中的富豪多不胜数。第一次以后,陈公子就致力于按“市场价”发展业务了,其事业也进入“标准国际投资管理公司”时代。陈公子在全国各地成立了多个“标准国际投资管理公司”,主要业务是“**关系及政策咨询、战略发展咨询、收购与兼并、企业上市财务顾问、投资管理和直接投资”。实际上,这一时期陈公子的主打产品是修高速公路和基础设施建设。众所周知,这两项业务都是权力主导的产业;没有深厚的权力背景,想都不要想进来。陈公子当然不缺关系和背景,以高速公路当时一公里修筑指标,转手即可获利千万的“市场价”计算,陈公子当然赚得盆满钵满,其个人财富获得“超常规发展”。
成立于2004年的安邦保险,其起步和发展均深刻体现了陈小鲁式的“智慧”。刚成立时,大股东是上汽、中石化等巨型国企,陈小鲁的个人股份则分散隐蔽在其余几个私企股东之中。那时的安邦保险,按现在的划分标准,称之为国企毫不为过。当时的国企投资是实,私企投资是虚,显然陈小鲁早就设计好了:如果安邦保险情况不妙,自己就安全撤退,让国企顶缸;而如果发展良好,就进行“民进国退”的市场化改革,叫国有股滚蛋。有着权力护航,又是在杠杆最给力的金融领域,安邦保险的发展速度很可能超出预期。
于是,在前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局长陈小鲁主导的“改革”下,国企的股份越来越虚,个人的股权越来越实,安邦保险越是业绩惊人地发展,国企的身影越发淡出,最后,安邦终于蜕变成了毫无疑义的私有企业。2011年5月30日,安邦保险进行第五次增资扩股,注册资本增加至120亿元,陈小鲁掌控的上海标基、浙江标基、嘉兴公路等3家公司,合计持有安邦保险集团51.36%的股权。陈小鲁在法律上,也真正成为了安邦的“实际控制人”——一个偌大的桃子,就在时机恰到好处时,被轻巧地摘走了。
在陈小鲁的领导下,安邦保险多有“超常规发展”的惊人之举,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2011年11月11日被《南方周末》称之为“蛇吞象”的交易:以56亿元收购了总资产超过1600亿元的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5%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从2011年5月到2014年1月,陈小鲁一直是安邦保险集团法律上的“实际控制人”,通过实际控制的三家公司——上海标基、嘉兴公路、标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现更名为美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制着安邦保险集团51.36%的股权。
2014年1月、9月,安邦保险集团进行了两次增资扩股,总计引入31位新股东,注册资本扩充到619亿元。而原有的8大股东,除上汽、中石化外,基本也都进行了复杂多变的股权变更。这些新旧股东公司与安邦集团之间,充满了互相咬合、疑窦重重的交易,有的股权架构竟高达六层之多,以至于安邦内部人士也告诉《南方周末》某记者说:“我觉得老板是不想让外界搞清楚安邦的股权结构。但我们的直觉是,股权再分散,实际上还是老板的。至少‘大格局’,没有改变。”——也就是说,安邦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陈小鲁。
整个2014年,安邦集团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纵横捭阖,掀起一次次的收购骇浪,不断刷新各大媒体的头条。在国内,安邦不仅大比例增持招商银行、金融街等上市公司股票,还与生命人寿公开争夺金地集团的控股权;更是连续增持,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在国外,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安邦接连收购了美国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比利时保险公司FIDEA100%的股权,比利时金融德尔塔·劳埃德银行100%的股权......其中,安邦收购民生银行的攻防战最具戏剧性,也最有象征意味。
虽然时处国家鼓励发展民间金融的特殊时期,也即意味着民营银行最好的发展、赢利时机,但当安邦保险表示自己已盯上民生银行这家市值三千多亿、总资产4万亿的公司时,无论是民生银行原第一大股东刘永好,还是大股东郭广昌等国内顶级的民间富豪,选择的都是拱手相让,毫不抵抗。但是,以毛晓峰为代表的实际控制着民生银行运营的管理团队似乎并不甘心,于是,《南方周末》时机很巧妙地抛出了揭黑安邦内幕的重磅炸弹。而正当安邦被舆论轰炸搞得焦头烂额之际,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又适时被中纪委带走,攻守再次移势——要劳动执政党的纪律部门,把一家百分百民营企业的高管带走,可见安邦羽翼之丰满,已到了无坚不催的程度!
故事至此告一段落,在事实考证之后,不妨来一些“理论研究”,比较比较陈公子与赖昌星的发家史。不难发现,此二人的“生意经”其实是一致的,核心都是依托权力。只不过,赖昌星多了层黑道的底色,而陈公子的权力背景却更为深厚。或许正因如此,赖昌星已“进宫”多时,而陈公子却还在外面逍遥,而且事业越做越大。

 2018年年初,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依法提起公诉,中国保监会接管安邦集团。  

 三中全会开完了,马上两会开始了了,今年的两会红二代的代表基本没有了,李小鹏也没能成为全国人大代表,毛泽东孙子,周恩来侄女,朱德孙子,各个国家建国的领导人的子女都没有进入两会,属于红二代的权贵经济时代,红色经济时代结束了,中国进入了真正的市场经济,法治经济,传华信集团也被调查中,安邦,海航,华信这些像飞机的速度发展的企业终究还是要靠实力才能生存的。陈小鲁在安邦调查的敏感时刻病逝,确实可惜,就从安邦发展到现在的规模,陈小鲁功不可没,以希望陈总走好,在另一个世界安息,不要在被这个世界权力和派系之争继续打扰。一个伟大的时代,塑造了无数时代的弄潮儿,都好。天堂永远喜欢有能力的人。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一个伟大的时代,塑造了无数时代的弄潮儿,都好。天堂永远喜欢有能力的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