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值得回味的故事

 

我有鼻窦炎,嗅觉不大好
  
  老张是郊外一所小学校的老师。在这学校里,几乎全是年轻女教师,谁也不乐意干冲厕所这臭烘烘的活。老张说:“我来吧,反正我从小有鼻窦炎,嗅觉不大好。”
  
  这一冲就是十几年。
  
  老张并没有因此多得到一点什么,谁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人人都觉得,老张鼻子不好,理该干这臭活。
  
  一个寒冬的凌晨,照例早起的老张一脚踹开两个女教师的寝室门,把穿着睡衣、昏迷不醒的两人用棉被一裹,一次一个抱出门……
  
  事后医生说,只要晚二十分钟,两个年轻的生命就会永远地结束。
  
  校长大惑不解:老张这鼻子能闻到液化气?
  
  老张一笑,不语。
  
  以后,人们还是经常看到老张在躬身冲洗厕所……

  

任劳任怨的老张---------好人

 

刮胡子
  
  有个人到理发店,请小姐为他修面刮胡子,小姐为他涂上温温的泡沫,用那纤纤玉手,一边扶着他的脸颊,一边为他修面。
  
  时值盛夏,当那位男士惬意地仰着脖子刮脸时,瞥见理发小姐丰腴的胸脯,突然起了邪念,偷偷地伸手去摸。
  
  岂知小姐又惊又痒,自然反应地收肘躲闪,竟然忘记手上的利刃,一刀便割开了男人的颈动脉,送医院不治死亡。
  
  人们常在享受安逸时,忘记了其间隐藏的危险,甚至得意忘形,兴起邪念,岂知那正是最要命的时刻呵!
  

色字当头一把刀---------找死

 

烛心
  
  乔迁新居,女主人还没收拾完毕,突然停电了,室内一片漆黑。
  
  女主人刚摸到蜡烛和火柴,门外便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一个小男孩,他仰着小脸,背着手,“阿姨,你家有蜡烛吗?”
  
  怎么?我刚搬来第一天邻家就支使孩子来借东西这不是欺侮新来的吗?今天借给他家蜡烛,说不定明天又来借葱、借姜、借蒜,不,不行!女主人便说:“哎呀,真不巧,阿姨刚搬来,没准备蜡烛。”说完她就准备关门。
  
  “阿姨,你看,我妈妈让我送来的。”小男孩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抽出手,高高地举着两根粗粗的蜡烛。
  
  面对孩子清莹的眼睛,女主人一下惊呆了,继而无力地倚着门,双手捂面,不敢与孩子对视……

远亲不如近邻-------------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