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美宿,来了就不想走

在杭州,有着一群或文艺、或有趣、或是可以说有些奇怪的人们。他们有不同的喜好,各异的性格,但他们的民宿,总会有一间打动你。

  

  

大厅空间干净简洁,文艺范十足

  

观星房:你一定不愿意错过桐庐的夜空

  

  观景套房:窗外就是最好的春光

对于胡大胡来说,生活最好的赐予就是拥有众多的朋友(这得益于他的确挺讨人喜欢)。开一间属于自己的民宿恰好可以装载这样的生活:大家在这里聊天,做音乐,相约结伴出游,世界的美好就隐藏在许许多多平凡的人生活之中,正是平日无法经历却又总会神往的东西。

  

  岩朵就像杭州本地众多的民宿,是一间体量偏小却被精致打造的居所。而它不单单是一种设计,更是一个大家共同分享的大party 。

  

  曾经与手工花艺工作室共同做活动

  

  不定期掉落的民谣弹唱会

  

  疯狂的开业趴上大学时代乐队的鼓手

  

  这里也会有摄影展,岩朵有一位很棒的摄影师(也是胡大胡大学时代乐队的吉他手)还有一群文艺范十足的伙伴共同分享。

  

  BBQ的时候也可以有吉他弹唱,甚至一起看电影

  

  还有美丽的甜点师姑娘亲自做甜品(你会品尝到精心甄选的材料是如何与甜点师的巧思融合在一起)

  谈起民宿运营,胡大胡少了些活泼,难得严肃起来:“民宿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商业投资项目,它回报慢,却需要耗费相当多的精力,兴趣是支持很多像我们一样的民宿业者最重要的原因。我们的团队总共有3个合伙人,大家都因着共同的喜好与做事认真的风格彼此吸引。”

  

  胡大胡:我们参与了岩朵的点点滴滴,与它一起像个孩子一样成长。它就是一件大家都很喜欢并且一直在做的事情,只是时间扩长了一些,就像一场漫长的,充满意外和喜悦的旅行,却表达着我们共同的内心。

  

  六爷是一位设计师,也是一位相当特立独行的怪咖。莫干山的小木森森是他第一个民宿项目,紧接着,他来到了桐庐(或许这是一个更适合他的地方),做出了火遍朋友圈的桐庐秘境。

  

  桐庐总有你意想不到的美景

  

  桐庐秘境3号楼改造

  

  

  大厅呈现多层次的功能空间:休闲、餐饮、娱乐…以及窗外的景致

  

  建筑材质与灯光营造出静谧的空间气质

  

  公共休闲区域,每一处细节都做到极致

  

  室外烧烤与游泳池结合在一起,秘境的夜晚热闹非凡

  

  而室内餐饮空间则是另一种沉静,你可以在这里暂时躲开喧嚣的世界

  谈起桐庐秘境,六爷并不觉得它有多么完美,事实是,完美离美也还相差甚远。比起再次阐述秘境的设计理念,六爷对于描述现状显得更有兴趣:“我并没有要去实现多大的目标,甚至是乡村复兴,只是因为喜欢,” 这或许是大多数民宿主人/设计师的初衷。

  

  遥望秘境,就像一个安静等待你的家

  但是社会是更加复杂的,比起设计师,六爷更像是一个潜在的革新者,他淡淡的说道,这个世界并不会因为你说很多就会改变很多,民宿应该摒弃那些夸夸其谈,以及繁多的理论。然而功利主义与消费主义却仍在阻滞着理想。空气越来越差,心情越来越暴躁。能否改变,能否变革?也许只能从自己开始。

  

  韩校长是民宿主人对自己的戏称,他甚至用班级名称来命名房间,或许是因为老龙井的前身正是30年代陶行知传播教育理念的场所(曾经的翁家山小学),它不仅是历史保护建筑,也是著名的狮峰龙井茶产地,便于传播,市声隆隆。

  

  改造后的老龙井

  

  

  老龙井的前身是一座历史保护建筑

  

  用班级名称命名的住宿空间

  韩校长曾经是名商业设计师,做过规划,也做过很多商业空间,辗转20年,已经分不太清楚自己是甲方还是乙方,谈起他的选择,韩校长冷静地说道,任何项目皆与人有关,解决人的行为问题,才是设计师的责任。

  

  在老房子之间增添一些现代气息的设计

  

  

  枯山水是老龙井的整体设计理念,为了做好它,韩校长多次前去京都民宿学习

  比起人类,韩校长似乎更喜欢动物,他养鹦鹉,养鸽子,还有一条爱犬叫“老虎”。“老虎”是老龙井的代言人,它甚至拥有自己的雕像。每天晚上,韩校长都会和老虎谈谈心,老虎安安静静的听,有几根牛肉条的话就会更加专注。

  

  “老虎”的雕像:狗生可虚度 有春光可辜负 可恃宠而骄 宠辱不惊

  

  “老虎”会静静的看着你,就像盯着一根牛肉条

  说实话,我有些看不懂韩校长,谈起老龙井有什么独特之处,或是对于当下纷杂的环境的看法,韩校长说道,“情怀”是一种为不负责任以及缺点所创造的“民宿专用修辞”,假如不懂土壤、不懂草木是好玩的东西,那么你就需要学习。细节和品味,是对人性起码的尊重。

  

  韩校长设计了很多原创手作物,但是他并未对此做过多解释,名曰:小事。图为亲手写在黑板的菜单

  谈起老龙井的改造过程,韩校长流露出些许失望:沟通是最难的一环,曾经在村道中发飙,就像一个有思想的流氓。但他很快又归于冷静:摒弃了粗鄙与势利,或许对原住民仍然可以选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合理的惠顾他人,以此得到周围人的尊重与敬畏。

  

  当我提笔的时候,主人董先生一再嘱咐我:我们是很重视自己的名誉的。这样一个认真的人所拥有的奢野一宅,也的确是做到了精致优雅与温馨干净并存。

  

  

  这是一幢三层楼的房子,共有7个房间。分别以柴、米、油、盐、酱、醋、茶七个名字命名房间,寓意着普通人家的生活。

  

  民宿由当地茶农的老房子改造,后院是一个独立的龙井茶园,每到采茶时节,就可以体验亲手采摘、炒茶、最终泡一杯独属自己的好茶,算是对西湖龙井有了透彻的体会。

  

  公共活动区是儿童娱乐区,当然也可以选择在这里看世界杯,或是电影。

  

  前院是一个开阔空间的户外庭院,有休息座椅,还有烧烤区。

  身为设计师的董先生特意提及了与他的设计团队一起讨论民宿方案和细节的过程:“我们曾经为一块墙上的石头,就去山上找了两天;又为了桌面板能够保持原始自然的风貌,材料找了又找,换了又换…”

  

  但或许更有趣的是奢野一宅团队的小木工作坊:这里生产了民宿所有的原创家具(衣架、电视柜、茶几、桌子…),这些独一无二的物件反映了设计与手作团队的匠心,也造就了独属于此的空间质感。

  

  

  

  

  

  

  匠心独运的细节

  奢野一宅一路走来,对于董先生最感动的事就是收获了一群曾经住在这里的忠实的“奢粉”(奢野一宅的粉丝)。本着一颗做民宿的初心,也因为这些曾彼此陌生却又渐渐相识的人们,董先生说:“我们希望提供的是一个温馨的“家”,毕竟“家”的概念,才是民宿应该有的状态。无论是和房东还是客人,我们都相处不错,总感觉自己也已久居于此了。”

  

  木舍民宿以明清时期为古典风格建筑外表,古代与现代融为一体的客栈内部结构装饰,打造出一个让人仿佛穿越环境的乡村客栈。木舍原身是现在合伙人的祖屋,有着近四百年的历史,曾经留存的痕迹急需保护,邱掌柜和合伙人都热爱古建,他们选择尽量保留原有的结构,将老房子的特点延续下去。

  

  木舍坐落在美丽的村庄里

  

  你无法拒绝的江南雪景

  

  独特的树绘,是上海美术学院的作品,作者也是木舍结识的众多好朋友之一

  

  你会在这里感受到古色古香的气息,但其实,它并不过时

  

  

  而窗外,老建筑正静静地面向着你

  

  

  木舍的公共空间

  木舍最大的特色是对当地饮食文化(神仙鸡、灰汤粽、胡记馒头等)、茶文化(石舍红茶)、以及养生休闲(太极、马岭古道)的良好继承。

  

  灰汤粽是桐庐的传统特色小吃,将稻草秸秆烧成灰,装入布袋,用小盆水浸半天,最后将淡黄色的水,也就是灰汁,拌入糯米中包成粽子。

  

  石舍村当地的土黄芪,土黄芪以根入药,味甘性温,补中益气。适合冬季采挖,治虚劳、贫血,补气,对身体的长寿挺有帮助。

  

  曼殊度假民宿地处自古佛禅圣地杭州灵竺景区是江南佛禅文化的发源地,远山近水,山色空濛,站在曼殊的院落里望远山如黛,庙宇若影一种晨钟暮鼓的静默感油然而生。

  

  曼殊就坐落在山林之中

  在做曼殊之前,小俞从事的是IT,十几年一日的在职场努力拼杀以实现所谓的社会价值与个体价值,留给自己与家人的时间很少,却无时无刻不在向往着山水之间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有包容、有对个性与自由的尊重、有对美的呈现与理解,一起沉浸在一种舒适放松的生活环境里。

  

  

  

  无论是公共空间还是住宿空间,都可以亲密接触自然绿意

  在尊重、敬畏自然的心态下打造的曼殊一直在做减法,对建筑、对人的本真生活都是如此,把自己对静对美的追求都融在曼殊里,同时汲取“禅”的养分,沉淀得更加淡泊。它更像是一个“禅文化”的传播者,这里可以呈现出一种平和、单纯的生活方式, 提炼生活的本真。

  

  

  或者享受假期的悠然时光

  

  在曼殊,还可以结缘寺庙中的大德高僧,曾经有一位师父常常到曼殊喝茶说佛,逐渐的聚集了很多有佛缘的人,故事一直在继续。

  

  老宋曾经是名木匠,对于老式木结构的情感很深。他和设计师团队用了一年多时间,逐渐将一个快要倒塌的旧房子改造为现在的样貌:大量应用的土夯墙、石地板等当地材料,为的是不让建筑去干预环境(他们装修的时候甚至没用一滴油漆,并且尽可能的尊重树木、茶园、山溪…)。“菩提谷”,含有修身养性、回归自然之意。

  

  木结构与夯土墙都被保留了下来

  

  大面积的裸岩山体被原生态地引入客房,成为浴室的墙体,成为过道的背景。

  

  土夯墙被称为会呼吸的墙,菩提谷尽量保持了原建筑中的土夯墙,并且用现代工艺技术,对土夯墙易脱落、隔音差的问题进行了修复。

  

  

  整套家具由中国美院设计师阿勇设计,灵感来自于中国古代的唐宋家具,融合了现代人对禅意的理解,并根据人体工程学对舒适性进行了再构造。家具交由福建当地的老木匠纯手工打造。

  

  整个建筑中,水管、壁灯、衣架等很多细小的地方都用到了竹子的元素,甚至阳光房也使用了竹管作为吊顶,它们成为土墙、山体和石板的最好陪衬,为建筑增加了几分自然与轻盈。

  

  在建筑的设计过程中,尽可能把更多的光线引入室内。室内一楼铺设老石板,是从周边老建筑中回收而来的大青石,有着浓烈的岁月痕迹。

  谈及民宿外观,建筑设计师Yan十分谦虚:“它的外观有两位设计师,一个是这山谷,另一个才是我们”。他说最好的设计师是山、水、竹、木,和一颗敬畏自然的心。“我们要做的是让古朴的房子变得宜居, 却不打扰幽静的山谷。不应该改变大山,而是谦逊的让大山改变自己。”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