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声日报》何思源与张景月的抗日

《民声日报》大报易得小报难求      1  抗日的民声日报 2 1958年北京宣武区工商联 自我改造跃进小报 3 抗日的民声日报 4 何思源诞辰120周年纪念1 寿光中学校史 山东省立十五联中的创办 2 寿光中学校史 山东省立十五联中的民声日报 3 何鲁丽办公室回信 4 丁岚生先生手写鲁北十四区民声日报有关资料 5 寿光市档案局对民声日报与张景月的复函

转眼一过20年了,那是在1999年3月,笔者在北京报国寺大殿前的地摊上看到了这点破报纸,黢黑地对折一小叠塞在透明塑料袋里;上手一看,十几期破破烂烂有的折断成两半了,却难得是1941年抗日的,“红色文献”无疑!当即掏钱,满心高兴以为捡了个漏。

(图1 抗日的民声日报)

大报易得,小报难求

那时,《中国商报》在报国寺里办了个收藏副刊,我在上面发过几块豆腐干,于是以“大报易得,小报难求”为题,将《民声日报》写了上去。

大报易得小报难求,算得集报者的经验之谈。所谓“大报”不难理解,所谓“小报”则需解释一下。在解放前乃至文革前,“小报”是指《新民晚报》那样小开张的报纸,只是幅面比“大报”小,编辑出版内容以及取得政府的批准与管制,都与大报一样。

可是到了“文革小报”无法无天铺天盖地,张口一说“小报”就是这些东西,从而改变了“小报”的含义。现在集报者说的“小报”,多指非正式非正规无刊号出版的“小报纸”,多是“内部出版物”,编辑出版简单快速。

“小报”这样一广义,因为以上“特点”就比“大报”更难留存,收集起来也更难了,可以说可遇而不可求。

最难得的,是老旧“红色小报”,多是解放前油印、铅印或石印的,因为历史原因几乎只有中共的红色文献,无论地上地下或敌后的,差不多都够得上“革命文物”进入国家各级馆藏,民间碰到就是捡了大漏。

( 图2 1958年北京宣武区工商联《自我改造跃进小报》)

最大量的,是“运动小报”包括文革小报;今天搞这个运动明天搞那个运动,年年月月搞运动,大小单位都要办个“小报”;比如“抗美援朝小报”、“三反五反小报”、“增产节约小报”、“大炼钢铁小报”、“跃进小报”、“红卫兵战报”、“抗震救灾战报”等等。

但是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