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联合声明》称“中俄领土问题彻底解决”涉嫌违法,公民向全国人大…

全国人大常委会已于2019年1月2日收到以下建议书:对中俄联合声明等文件中“中俄边界问题彻底解...

全国人大常委会已于2019年1月2日收到以下建议书:

对中俄联合声明等文件中“中俄边界问题彻底解决”的表述进行审查的建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迄今为止,有三部中俄国界协定确定了东西两段共4300多公里长的中俄边界线,但根据清朝签订的多部中俄条约,这两段边界外还存在大片由俄罗斯实际控制,法理上应属于中国的飞地领土、海域和待议地区,总面积可达百万平方公里级,没有发现历届中国政府曾签约放弃,这些飞地、海域和待议地区还应有漫长的中俄边界,中俄边界问题远没有彻底解决。

但2006年3月21日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联合声明》(列入了国务院公报)中却称:“2005年两国批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标志着两国边界问题的彻底解决。”此后还有其他中俄联合声明等文件中有类似表述,此前也有类似或接近这一表述的文件。

“中俄边界问题彻底解决”的表述,可以理解为只存在三个中俄国界协定确定的东西两段中俄边界,除此之外不存在其他中俄边界,也就是东西两段中俄边界外不存在应属于中国的飞地领土、海域和待议地区,意思相当于中俄领土问题已经彻底解决,因为领土(领陆、领水)有边界,边界问题涉及领土问题。“中俄边界问题彻底解决”的表述,也可以理解成中方变相承认放弃大片由俄罗斯实际控制,法理上应属中国的飞地领土、海域和待议地区,承认其全部归属俄罗斯,中国彻底丧失未来追索非法俄占中国领土、海域和待议地区的法理依据,将给中国领土主权和国家民族利益带来重大损害。

所幸希望并没有完全丧失,还有依法挽回的余地,“中俄边界问题彻底解决”的表述涉嫌与宪法和前述三个中俄国界协定和清朝时期签订的多个中俄条约等相关上位法律、国际条约、协定等相抵触,缺少上位法律依据,可能是因为疏忽造成的,只要依法及时审查并撤销、纠正有错误表述的文件,还能亡羊补牢,挽回法理损失,保住中国的正当合法权益,保留民族的希望。

从公开文件看,2006年12月31日公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管理制度的协定》第二条指出,中俄国界线依据三个中俄国界协定确定,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线东段的协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线西段的协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线东段的补充协定》。这三个国界线协定基本上是对《中俄北京条约》等确定的部分中俄边界进行再次确认,只做出放弃黑瞎子岛东部等小幅调整,总长度为4300多公里,三个协定只规定边界线走向,没有就已确定中俄边界外的土地归属做出规定,之后没有签订过新的国界线协定。

有多部中俄历史条约证明已确定的中俄边界外还有大片土地应属于中国或待议,清朝和沙俄在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中俄布连斯奇界约》,《中俄恰克图条约》等确定中俄东部和北部边界后,虽历经签订《中俄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等割地条约,以及外蒙独立的领土分割后,依照条约相关条款,仍保留有多片飞地属于法理上的中国领土或待议地区没有放弃,没有发现清朝、民国时期和1949年后有任何一部中苏中俄条约承认放弃这些飞地和待议地区,相关规定仍应有法律效力。

中国并没有签约放弃,法理上应属中国的飞地领土、海域和待议地区包括:《中俄尼布楚条约》规定的兴安岭与乌第河之间的待议地区,《中俄瑷珲条约》规定属于中国的江东六十四屯,《中俄北京条约》规定的中国在外东北的大片俄国人不得占的中国人居住和渔猎地,未割让的外东北中部地区,以及面积约17万平方公里的唐努乌梁海,共计面积达百万平方公里级(附文详述)。

2004年10月签订的中俄联合声明中的表述是“长达4300多公里的中俄国界线走向全部确定”,这4300多公里边界线是前述三个中苏中俄国界协定确定的边界长度总和。为什么要在中俄国界线前加上“长达4300多公里的”,可以理解为有历史条约依据,中国没有签约放弃的唐努乌梁海等飞地和待议地区的中俄边界线没有确定,不在这4300公里中俄边界线之内。

《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第六条规定中俄相互没有领土要求,但同时也规定了条约有效期限为二十年,只要有一方在期满前声明退出,条约就可以终止,也不可能长期自动续约。根据条约规定,中俄只是在有效期限内相互不提领土要求,在尚未协商一致的地段维持现状,而中国主张争议地区领土等权益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仍在,只是暂时搁置领土争议,期限过后,中国仍有权利在适当时机根据相关历史和法理依据争取合法的领土等权益。

综上所述,有理由认为2006年3月21日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联合声明》等文件中,“中俄边界问题彻底解决”等类似表述缺少上位法律依据,涉嫌非法。如果这些有一定法律效力的错误表述不被纠正,后果将极其严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九十九条规定,建议人殷敏鸿现郑重建议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对中俄联合声明等存在“中俄边界问题彻底解决”等类似表述的所有法律文件进行审查,如果确定不合法,应依法撤销并纠正这一错误表述,确保不再犯同样错误,维护中国领土主权和国家民族利益。

如果曾有不公开的中俄条约、协定等放弃过上述俄占中国飞地领土和待议地区,也应对其进行合法性审查,确定是否应当依法废除和纠正。

清政府在内忧外患时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中,仍给后人留下了可以主张大片领土主权的宝贵法理依据,身处和平环境,国力改善的继承者应倍加珍惜,可以在必要时期搁置领土边界争议,但要有基本原则和底线,遵守法律,不掩盖和歪曲事实真相,维护正当的国家民族利益,对人民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对历史负责。

建议人:殷敏鸿

2018年 12 月 30日

联系电话:略

附文和附件:

A.唐努乌梁海仍是法理上的中国飞地领土 一页

B.《中俄尼布楚条约》中规定的待议地区 一页

C.《中俄北京条约》中并未割让的三十多万平方公里外东北中国领土 四页

D.对《中俄北京条约》俄文汉译本中关于领土边界部分的分析 二页

E.中俄北京条约不应该、也没有超出瑷珲条约割地程度 四页

F.论中国恢复日本海出海口的法理依据 三页

J.2017年9月13日外交部致殷敏鸿《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的复函》复印件 一页

H.殷敏鸿身份证复印件 一页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